三百年前,我們在這塊土地並立結穗,飽實盈滿之後落入塵土。

三百年後,我們何其有幸,而又何其不幸,重生的魂魄在這塊土地上擦拂而過。

2007.雲林.大埤
IMG_9254

年初田地剛翻犁放水的時節,我在貓羅溪畔,遇見了一位倒在田水裡的老農婦。

我騎機車進入田間小徑,經過同向步行的農婦,對她的衣物及紅藍塑膠粗織背袋、斗笠上的花布覆巾,有了第一眼的印象,繼續往前騎了一會兒,彎過竹林,沒路了,回頭轉出來。不經意瞥見遠處,黝黑田水間有團「棄置的碎花布料及雜物」,正在思索,同樣的視覺印象,好像曾經是某個剪散片段的記憶,待機車前行距離夠近了,才猛然發現,那是一具倒臥的人體,是剛剛才看過,在路邊背對著我,蹣跚行路的農婦。

慌亂地駐停機車,我跑下田埂,老農婦側躺在冷冽田水裡,背負的袋子壓在肩身下方,閉著眼睛豪無動靜,全身有一大部分浸泡在泥水裡,對我的喊叫完全沒回應,我壓抑心頭的驚恐,伸手去拉她的上臂,她睜開眼睛,口齒不清地說著,我聽不懂的話。

過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的時間後,她坐起來,讓我拉著上來田埂,她身頭衣褲,乾溼之間有條明顯的蜿蜒界線,泥漿順勢往下凝團滴落。

像是空洞軀殼還了魂一樣,她終於能說能笑,探身撈回散落在,混濁冒泡泥漿裡的雜物,一邊笑著說,沒有啦,頭殼昏昏連路都不會走,栽進田裡睡覺而已。我說,要不要我用機車載妳出去,找莊頭的衛生所或醫生館看一下,她說,哪用這麼費事,又沒甚麼大款代誌。

她撿起一只半泡在水裡的透明塑膠袋,在水面回滌了幾下,舉起來抖晃殘水,裡面有幾顆削過的蓮霧,問我要不要吃。我一勁地搖頭。

老農婦倒出雨鞋裡的泥水,手上拎著那只有些髒污的透明塑膠袋,緩緩轉身走遠,已經浸上泥漿的背袋跟衣褲,沿路滴落成一條粗散的虛線。行進方向的盡頭,田埂末端有間鏽斑鐵皮屋,半隱沒在絲瓜棚及木瓜樹的後面。

我打算彎腰去擰乾牛仔褲腳的時候,才發現一直把相機斜背在腰腹之間,整個過程竟然都沒有,想到要去按快門的念頭。


2007.彰化.芬園IMG_7340

2007.彰化.田中IMG_7463

2007.彰化.線西IMG_7897

2007.彰化.溪州IMG_7249

2007.彰化.社頭IMG_9751

2007.彰化.芬園IMG_0250

IMG_0249

IMG_0240

IMG_0242

2007.彰化.大城IMG_0310

IMG_0306

IMG_0298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