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男方雲林二崙老家,到彰化北斗迎娶。我留意到,怎麼回程特別久,待第二次穿過高鐵高架橋的時候,忍不住側頭去問開車的同事,同事說,現在一直在繞8字型的路徑,可能是在等時辰吧。喔,原來如此,我鬆了口氣,閉目養神趁機休息一下。

婚禮的規矩還真多,各地習俗又都不盡相同,記得以前我哥結婚的時候,新娘進門得要跨個火爐,這回看到的是根青竹,也不用讓新娘穿高跟鞋去踩瓦片。還有,新娘下車第一件事,是伸手摸摸花童捧上的兩顆蘋果。

以前看過同事結婚,新人得在洞房裡罰坐十五分鐘,果然這次也有。這次的洞房是設計場景,新郎老家找個房間收拾備妥,權充婚禮過程的洞房。老家的樓舍旁邊,還保留著時空靜止的三合院,新人祭拜祖先的公媽廳在這裡,我跨進幽暗的室內,準備卡位按快門的時候,就是感覺到,整棟老房子裡有種時空靜止的感覺。

我看過好幾次,新娘在拜別父母的時候流眼淚,尤其是在場有專業人士舌綻蓮花的旁白指導下,情境解說從父母的養育之恩,講到此刻諸般不捨之情,把新嫁娘催油門催到一支梨花春帶雨,泣不成聲的所在多有。

但是我第一次,看到女方家長,在為女兒蓋上頭紗之後,始終嚴肅的表情驟然閃過一陣,皺眉揪心的難忍割泣。白髮老爸的眼淚。


2007.雲林.二崙
IMG_0707

IMG_0709

IMG_0713

IMG_0715

IMG_0736

IMG_0744

IMG_0766

IMG_0778

IMG_0798

IMG_0817

IMG_0833

IMG_0864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