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哈利波特迷,只是剛剛在網路上讀到這句,十年來牽動粉絲心境起伏的落幕語句,心裡好生嚮往。
那道傷疤19年來再也沒讓哈利疼過。一切都很好。
(The scar has not pained Harry for nineteen years. All was well.)


Rowling, J. K.‧《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 (Book 7)》

那一年我因為左腳拇指疼痛,走路一拐一拐怕掂到痛處,心裡直埋怨當時騎的Yamaha RZR,一定是長期都用腳背去撥排檔桿,筋骨才會扭到了吧?(國際檔機車踩一扳五,所有的升檔動作都要靠腳板去扳動)

後來,我疼到走不動了,才警覺這事沒那麼單純,勉強拖著痛腳,以蝸牛競速金牌的步伐「爬」過街去看醫生,醫生花不到兩分鐘就診斷出是痛風,先開抑制病情的處方藥,再安排第二天空腹抽血檢驗。當場聽了有如晴天霹靂,以前印象,痛風就是帝王病,那種朱門酒肉臭「活該你好命」的敗德疾病,等級直追「活該你縱慾」的愛滋病之後。

以事後諸葛來講,健康的人對疾病的刻板印象──痛風或愛滋皆然──總是容易流於膚淺,一朝自己老身不保、健康違和的落寞時刻才會去省思。只是當時阿呆不甘認栽,覺得老子既非饞鬼更非酒鬼,怎麼就此頭上被貼了「酒肉之徒」「好吃懶作」的制式化標籤呢?而且橫批還「自作自受」,真是氣到牙癢癢。

我有個病友同事說,痛風發作的時候,真的很想拿把菜刀把自己的腳剁下來,他講得活靈活現有如灑狗血的驚悚電影,短短一句話所簡述的阿鼻地獄情境,簡直傳神到駭人的地步,我後來發病的幾次,想到他的話,總覺得頭皮發麻,用爬的也要爬離廚房遠一點。

痛風發作的初期,一定要禁食高普林食物,多喝水加速體內循環,咖啡算天然利尿劑,上下交攻應該有助新陳代謝,不過咖啡因對人體的負面影響還是存在,所以也不能喝過量。(藥物合成的利尿劑聽說會提高尿酸,雪上加霜險路莫行)。

古時候缺乏正確醫學系統的黑暗年代,根本不曉得該避開高普林值的食物,罹患痛風的人繼續飲食無度,靠喝酒麻痺疼痛,酒精刺激人體製造更多乳酸且影響尿酸排泄,痛風石(尿酸鈉鹽)終至累積到肢體變形,有看過電影《烈愛灼身》(Vatel)的人,應該會對「鸚鵡心臟滴下的鮮血能治痛風」這段戲碼印象深刻,這些可憐的古人,還有可憐的鸚鵡。

為甚麼我上次發病也是在夏天呢?網路上有找到答案,夏季大量流汗來不及補充水分,血液尿酸濃度升高容易引發痛風,案例是日本職棒球員罹患痛風的比率,接近一般民眾的十倍。痛風結石都會隨著血液在肢體末端慣性沉積。

我額手稱慶,也暗自偷笑,從來沒有在網路上搜尋到,痛風結石會集中在小雞雞上的病例。

至於痛風發作最猛烈的時期呢?嘖嘖嘖,這是禁語喔,跟魔鬼的名字一樣不能被提及,很恐怖很可怕,陰風怒吼到令我不敢回想。如果痛風患者發病的痛苦指數,可以匯總區分出一到十級,那最好在三之前就找到醫生。因為我曾經是個心碎的酒鬼,曾經到過十,在痛風慘烈發病的時候還灌酒麻醉自我,那時候根本不想活了,所以我知道魔鬼的名字。

真糟糕,我一定是在自言自語,還說自己是酒鬼咧。

如果,過去發痛的傷疤,已經成為記憶,19年來不復再現,即使不是哈利波特迷,光想就會悠然神往的。我沒敢奢望能夠活得太長壽,只希望剩下的日子,都可以免於重複疼痛的恐懼,不管是肉體或是心靈。

All was well.

2002.彰化.王功IMG_5705

2003.南投.雙冬IMG_6089

2004.南投.雙冬IMG_9891

2005.彰化.王功IMG_9952

2006.雲林.虎尾IMG_0710

2006.苗栗.銅鑼IMG_3626

2007.彰化.線西IMG_1645

2007.台中.清水IMG_1693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