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晚上十點多,去頂好超市買東西,付帳的時候,收銀台的店員跟我說:「先生,你這張鈔票是舊版的,不能用了。」

店員是位滿面風霜,神情疲憊的中年女性,我聽了詫異地看了她一眼,再細瞧她雙手平展的那張,被質疑的千元鈔,那張鈔票的確蠻舊的,像是歷經了許多市井交易,頻繁摩搓擠擦後的油墨紙質都透著蒼老。她善意地提醒我,因為上面沒有光影變化箔膜,這種舊鈔可以拿去銀行換,要趕快去換。於是我挑了另一張符合條件的千元鈔結帳離去。

回家後,急忙把房間裡所有掛在椅背、塞在床邊,任何穿過的衣物口袋裡,甚至枕頭底下、抽屜深處,千元鈔票通通翻了出來,一起比對,發現我竟然還有十幾張,舊款無光影薄膜的紙鈔。上網查公告,五百及仟元舊款紙鈔,市面流通期限延展到九月底,之後只能到台灣銀行兌換。

我把舊版紙鈔集中起來,打算找個機會一起拿去換掉,平鋪在桌上看著,心頭慢慢浮起些奇怪的感受。每位辛苦賺錢的人都愛鈔票,為了這一張張"印刷品"所付出的心力與時間,箇中點滴自在心頭,一旦「不能用了」這句魔咒生效,價值不存在了,愛就消失移轉,昔日為此所付出的一切,也盡數化為烏有。這真是個奇怪的推骨牌邏輯,而且現實到有點殘酷。

聽家族長輩描述,已經遙遠但實際經歷過,"民眾在耶穌廟前排隊領麵粉"的美援年代,通貨膨脹嚴重,物價一日數漲,省吃儉用多年,藏在菜櫥小抽屜裡、奶粉罐底的錢,放久了,竟連一份燒餅油條都買不起,街市一碗麵就要賣一萬元。舊台幣的最後下場是四萬比一,扛一大麻袋的直幅鈔票(銀行券),換不到幾元新台幣回來。於饑餓、等待與無奈的社會氛圍之下,貨幣價值的蒸發縮水,我想肯定造成過無數的暗夜嘆息吧。

相形之下,我的問題就簡單多了,或許只能歸類為麻煩而已,要不就挑選願意收舊鈔的商家消費,要不就找個時間請假出去,舊鈔換成新鈔,迎刃而解。我比較不敢去深思的是,壓在收藏的最底層,多年來不曾也不敢再翻閱的泛黃書信,小紙條,紀念物,還有相簿。放久了,不再有任何實質的意義,當初所珍視的價值隨著流金歲月一起消失。

對當事人而言,遑論其他的旁觀者,放太久,只剩下虛殼,不能用了。


2006.台中市.民俗公園
這張我本來傳了原始大圖上去Flickr,結果被縮水,貼來這邊又嫌太大,只好貼"中等"的圖,點相片連結到Flickr才能看到"大"圖。(@.@)
IMG_1004

2007.彰化.員林
這一疊,以後都不能用了。手機拍的。
(雖然心情不太爽,但我不是在講髒話喔:P)
IMG033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