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的朋友請勿點入下文,以下為本台某匿名員工戴防毒面具力抗鄰居烤肉濃煙時寫的靠邀文,不代表本台立場。還有,到麥當勞點兒童餐的也不要進來啦。

◎下雨的中秋夜
去那個吧 去那個吧 去那個吧 去那個吧

竟然在我的窗戶外頭烤月亮,煙燻進屋內整個迷霧飄緲,能見度狂跌,無名火飆昇,氣到字都打錯,是烤肉才對。

在嗜血基本教義派肉食動物的房間窗戶外烤肉,濃煙還算是可以被勉強原諒,被視為對鄰居的客套容忍。但是肉類燒烤散發的食材香味,真是最具穿透力的罪惡,像黑窗子外傳來的幽魂嘆氣一樣,令人坐立難安。

我說,下雨吧!把這些已知用火的殺生者淋成落湯雞吧!讓他們享受烤肉兼煮湯的便利吧!

這是真的嗎?下雨了,淅瀝嘩啦的雨聲,以及沉悶遙遠的雷鳴。

我走過去拉開窗戶一小段,順道窺探一下正在發生的事情,聽到眾人雞飛狗跳的吵擾騷動,爐具鐵架在地上拖動的聲音,雜湊成雨聲的背景。

心裡突然有點得意,好像做了壞事得逞,又不會被逮到的邪惡成就感。這篇先存一下,現在的心情應該要回頭把剛剛那部《索命黃道帶》看完。

大衛芬奇真是一個又冷血又華麗的怪咖導演。這部電影很適合在中秋夜,給垂涎烤肉卻又落空兼落單的食屍狂看。又打錯了,是肉食者。

◎食屍狂
我愛吃,豬、牛、雞、羊、蝦跟魚的屍體。

比較文明的說法是,溫體屠宰冷凍後經過烹調的肉類食品或生鮮海產。真正活的東西只吃過一次活跳蝦,大概也是最後一次吧?畢竟那種,疑神疑鬼有東西在肚子裡爬來爬去的感覺不太好。

蛇肉吃過一次,坐在楠仔坑傳統市場裡的蛇店內,貼壁擺滿了裝活蛇的細眼鐵籠,數量驚人,昏暗日光燈下隱約聽到,四面傳來悉悉瑣瑣的擩動聲響,總覺得暗處裡有森綠的怨毒目光在盯著。蛇湯喝到背脊發涼,至今不敢再吃第二次。

聽說英國人吃松鼠,法國人吃貓吃狗吃蝸牛,中華文化更是博大精深,能跑能爬能飛能游跟以上皆非的全都吃,這些由來已久的古食材,也許曾經有過適用的年代,但至少現在,我就沒意願嘗試。以後應該也是。

當兵時候,在福利社遇到幾位集用廠的弟兄坐一桌,喊我過去喝酒,桌上擺團報紙,坐下來才嚇然發現,報紙包的是整窩的小老鼠,眼睛都還沒睜開,一隻隻頭足顫搖活生生的粉紅色幼鼠。嚇死人了這些傢伙,難怪一堆啤酒空罐旁邊還擺著幾碟醬油。我趕快找了個理由腳底抹油開溜大吉。後來某回,忍不住好奇偷偷問其中一位,生吞活鼠感覺如何?他笑了笑說,一桌人酒都喝乾了,還是沒人有勇氣動口。

我還是比較適合常規的肉類食材,而且樂此不疲,餐餐無肉不歡,吃素食感覺好像在嘗異國料理,久久吃一次就好,天天吃會難以消受。

我本來以為,自己會很喜歡上日式燒烤店大快朵頤,結果鎮上的燒烤店去了兩次,也沒興趣了。覺得這種店會存在,實在詭異。通常我們去吃館子,覺得難吃不爽還可以怪主廚,到這種一切DIY的店裡,烤得難吃只能怪自己,烤焦了沒得怨天尤人,烤生了還和著淚往肚裡吞。淚是燻出來的,錢是辛苦賺的,花錢買烙賽還真是一整個無厘頭。

好了,我要出去假裝散步逛逛,看有沒有人願意施捨炮烙過的屍片給我。

真是不衛生又沒品的傢伙,中秋烤肉才對。
2007.彰化.員林
IMG_2277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