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瀝嘩啦 淅瀝嘩啦
我一直昏睡,只有在短暫醒來的時候,聽到窗外呼嘯的風聲,乍醒的錯愕讓人無法從天光裡分辨晨昏,甚至連置身何處都得等回神再想。於是我翻個身換個姿勢,繼續睡。

今天要上班嗎?不,是柯羅莎颱風來攪局的星期六,或者是星期天,繼續睡吧。

肚子好餓,忍耐一下,冰箱裡的雞蛋應該還沒有過期,待會兒再起來煮泡麵,繼續睡吧。

《巴黎我愛你》裡面唱起民歌好好聽的黑人,留落街頭,身無分文又被搶走吉他,肚子還被俗辣捅了一刀,躺在廣場台階上,幫他急救的護理員,是曾經萍水相逢的心儀女孩。昨夜我就看到這一段,想起劇情,又醒過來了。那個黑人,他會心碎嗎?當這個世界繼續轉動,忙碌的人們朝向各自的光明目標奮力前進時,而他只能一文不名地倒臥陌生街頭泊泊淌血,我也要這樣躺著混過我的人生嗎?

我們永遠不知道,明天與無常,哪一個會先來。所以還是,繼續睡吧。

如果明天先來了,我依然一成不變地上班,從電腦頂端的視野望向辦公室窗外,美到讓人想掉淚的秋光,而我就永遠在玻璃窗陰暗的這一面,錯過無數的藍天白雲,無盡的遼闊海洋,繼續自我麻痺當一件蒼白的辦公室自動化傢俱嗎?

不不不,我要振作,我要起床啦。

蛋先敲在空碗裡,用鼻子聞看看有沒有過期的味道。等麵湯煮出翻騰泡沫,再從氤氳霧氣間把碗裡的生雞蛋倒進去煮。關掉火,站在瓦斯爐邊發呆,邊反省,雖然我就這樣混過了兩天,與周末重疊的陰翳颱風假,但雨不會一直下不停的。

晴天,來吧!

2005.南投.東山
IMG_0393

2005.苗栗.龍港
IMG_5978

2007.彰化.和美
IMG_2154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