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奮地豎起耳朵,循著聲音的來源探望
大人回來了嗎?

失望,只是路人,陌生的臉孔與氣味
再來玩耍吧,時間只是不相干的刻度
打個瞌睡就可以塗改。

伸懶腰,怎麼還沒回來呢?
跟歡笑雀躍之間,隔了一層推不開的玻璃門
環環相扣的等待與失望,串成束縛的鎖鏈

沒關係,當影子長到地磚的這一格時
無聊跟刻板,都將會隨著開門的聲音而四散跑走

「好快樂的日子啊....」

2006.員林
daf2d624440bb6ccc84992a8ad455c2c

我從小就很喜歡狗,即使是因為誤闖領地而必須逃命給大狗追,心裡也只有敬畏它的專業,沒有排斥或鄙夷。但就是受不了每次養狗總會面臨生離死別,也許是它走出我的生命,就者是被迫必須告別。小時候常把路邊哀哀叫的野狗帶回家,不久之後還是得涕淚縱橫,又把它帶到陌生的街角放生,因為某些我只能乖乖聽話的決定。

跑過這個轉彎,再一溜煙衝到下一個巷口,偷偷探出頭看看它有沒有跟過來,如果它還在原地享用告別大餐,反而我會更不捨無法掉頭離去,這是我能盡力的最後極限了,對不起,你要自己堅強活下去,知道嗎。再多看一眼,擦眼淚。如果它渾然不知我的狠心離棄,還傻呼呼地追上來,棄養的過程就會更加浪費時間,還有汗水跟淚水。

長大之後不敢養狗,上班上課沒時間沒閑情等等一千種理由,其實真正的原因,或許是小時候這些柔腸寸斷的記憶。也可能是,每次從狗狗溫馴忠實的眼神中,當看進瞳孔的深處時,會依稀辨識出,認命而又落寞的心思。

在電視還是奢侈品的年代,把六歲以下孩童單獨留在家裡,是合法而且常態的生活方式,因為父母得出門拼經濟,小孩學會反鎖家門跟心門,習慣面對影子跟鐘擺的迴音,遠比識字或學會掃地還重要。
那六歲以後呢?...就逐漸學會,孤獨是個戒不掉的習慣了。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