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斧神工
天祥距離我家不到兩百公里,然而,彰化與花蓮之間,卻是全台灣最遙遠的距離。

因為路難行啊!舊中橫坍了之後,台8號更是只剩合歡山這一線可以通。於是我對花蓮的記憶,統統都遠在十年以前。

在更早的年代,當中橫還被慣稱為東西橫貫公路的年代,公教人員恪遵反攻復國大業綱領,吃喝玩樂必須冠個怪名字才能進行,旅遊活動以自強活動名義照准的年代,(畢業旅行叫做公民訓練活動),大型載客車輛穿越中央山脈的唯一幹道,就只有這條路。有些時候,媽媽會帶著我們兄弟參加學校自強活動,這類行程幾乎每隔幾年就會安排一次中橫,或許當時的台灣旅遊,從中部出發,往北或往南轉個半圈,太魯閣/花蓮很難不被列入路線景點。

花蓮有山地人樁的麻糬,十大建設蘇澳港有鮮魚湯,太魯閣有鬼斧神工的九曲洞,橫貫公路有一車都在吐的叔叔阿姨。

還有,鬼斧神工這四個字,從國小作文用到現在,不惑之年舊地重遊,看到峭壁奇巖、洞天險徑,沿路踅步良久竟然腦子裡還是這四個字,想不出新詞更貼切的。

◎青山依舊在
我高中畢業旅行,遊覽車隊第一站就是開到谷關,大家匆匆忙忙跑廁所,然後上車過中橫,當夜就住花蓮。整個年級約有25個班,每班約五十幾位學生,就算只有60%的人參與畢業旅行,隊伍也是浩浩蕩蕩,走在九曲洞裡,甚至晚上在花蓮逛大街,放眼所及幾乎都是同學熟面孔。

回來後我把它當作一件有趣又好笑的旅聞,講給家人聽,三哥在背後像阿飄一樣陰側側地接了幾句話,讓四周空氣彷彿凝結了有好幾秒鐘,他說:「這種經驗大概是你這輩子最後一次了,高中畢業後想再經歷這種『滿街自己人』的團隊旅遊氣氛,應該蠻難的呢。」

「也或許,這次一起遊山玩水的同學,幾年後你舊地重遊才明白,原來與其中大部分的人,這輩子的緣分,就只有到這裡了。」竟然又接著這樣說。

當時聽了心裡老大不高興,被潑冷水想回嘴,非常不以為然,心想,我的人生你怎麼又猜得到未來了。說不定我以後大學畢業旅行人數更龐大,說不定我以後跑到某家,員工旅遊就數千人同行的大公司上班。更何況,世界這麼小,未來那麼長,老同學總是有碰面的時候。

很久以後,我大學連畢旅都沒去,又時光漫漫,員工旅遊也從沒參加過50人以上的團。而且,過去一起陪我行過中橫的朋友們,經過幾十年的人生旅程,竟然沒有任何一位還有緣份,至今依然彼此聯絡的。

這種感覺很奇特,從兩億年前就開始成形的峽谷走出來,卻掉進最近二三十年內的回憶裡。人類很渺小,人生很短暫,緣份很珍貴。突然非常非常,想念那些走過來的歲月,那些曾經相伴的人。

2008.花蓮.秀林
IMG_7458

IMG_7461

IMG_7259

IMG_7292

IMG_7298

IMG_7309

IMG_7328

2008.南投.仁愛
IMG_7599

IMG_7590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