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就是已婚男人,恢復一尾活龍的自由快樂假期.
這點從我表弟的表情,應該可以得到驗證.^^
照片是在先總統 蔣公(要立正)的草山行館拍攝的.(請稍息)
那裡的官邸典藏咖啡/糕點,跟山林視野一樣...絕塵不俗.




九月的某個禮拜六一早,北投的表弟打電話把我挖起來,
因為他老婆帶著小孩回娘家,所以閒到發慌,
要找我去"渡過一個充實的週末假日".

人越老越會找偷懶的理由,我上次開車到台北,
大概也七八年以上了...想了就覺得累,根本提不起勁兒.

但是我表弟只講了一分鐘我就答應了....
因為他提了一個無法拒絕的誘惑:
"....我可以全程地陪/導遊兼司機帶你回淡水逛逛...."

淡水...這個充滿回憶而又遙遠的塵封圖騰.

以前讀鄭愁予/余光中的詩,總覺得不懂他們在鄉愁蝦米,
直到自己步入中年,才約略感受到,一個牽縈回憶的地方,
當你舊地重遊,竟然也可以讓內心洶湧難以平復.

名聞遐邇卻未曾謀面的漁人碼頭,我走來走去推敲回憶,
才確定是從前經常騎摩托車上去,人煙寥落的無名長堤,
曾在那裡吹海風看過無數次夕陽,也祇有釣客野狗跟我會去.
現在卻是摩肩擦踵的觀光商圈.即使接近午夜時分,
渡船頭跟老街,竟然還是跟夜市一樣車水馬龍....





曾經熟悉的景像,卻散落在幾乎全然陌生的光影中.

我不知道怎樣形容這趟兩日遊的感受,
但總是有點懷疑,好像我不應該去跑這一趟考古行程.
有些美景,是該留給後來的旅人去秉燭夜遊用的,
有些回憶,還是收藏在鎖上的潘朵拉盒子裡,比較好.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