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無名啊,是不是我們之間的緣分,也走到盡頭了呢?

會來<無名小站>,開始寫部落格,純粹是個意外的巧合,從<明日報。個人新聞台>的年代開始,我一直是個沉默的讀者,明日報垮台,部落格逐漸火紅,我還是個沉默的讀者。

去年我們開網路同學會,幾百年沒見面的老骨頭,大家七嘴八舌還聊不盡興,老戰友金槍,當時在這邊有本碎碎念的日誌簿,我看著看著,體會到時空距離在網路世界的超限壓縮,拉近了「好久不見」的喟嘆,一來打算去抬槓,二來想想自己也該投桃報李,就也跟來這邊,註冊了帳號,擺個地攤開始賣唱。

我自己寫著寫著,老毛病自閉症又開始舊態復萌,在文字符號與圖像光影之間,又走進了一條孤獨習慣了的小巷子裡,我很感謝有這麼條小巷弄,可以讓我這種小人物揮灑宣洩,畢竟我是屬於「沒交半毛錢的一般會員」,所以也在想,是不是該繳個保護費給地盤老大呢?

於是在幫助決策的過程,我意外搜尋到了很多,關於無名的不滿與批判,被網友指控為「養老鼠咬布袋」的崛起歷史,還有當機一星期讓A字輩網友心血,全部人間蒸發的駭人慘劇。

我的年紀,讓我還有些磨出來的耐性,可以容忍過去的錯誤,也可以接受年輕人在學習過程,屢屢犯錯的負面紀錄,所以每當站方又開始掛出「主機維護中」,貼圖又開始鴻飛不計東西,連線速度又開始烏龜逛街時,我在懊惱之餘,總是會做出「忍一忍」的最後決定。種種「大德不踰矩,小節出入可也」的毛病,我都用「反正人家又沒凹我半毛錢」的小卒心態吃了下來。

上個禮拜,我實在搞到沉不住氣了,CSS樣式終日掛點,去看了站方的公告,竟然是「一般會員將受到影響,請耐心稍待」,我血液裡愛為無產階級抱不平的基因天性開始發作,終於感到生氣了。

我說無名啊,無產階級的部落客,在Yam,在Blogger,在Yahoo,一大堆地方都可以各安天命,可沒有矮半截,小人物俯仰之間還是看得到,自己的天與地。這不算是站方該戒慎因應的潛伏泡沫化威脅嗎?

張愛玲說,成名要趁早,自甘小人物者除外,後面那句是我說的。

<無名小站>,從當初站長群自掏腰包買硬碟,延畢慘澹度日,到現在的博客大站。現實與理想之間的磨合與堅持,冷暖點滴外人難知。

而我,卻有點想封筆收攤了,已經還了心願,寫得累了是輔因,屋子漏水龜裂,無以棲身是主因,想學<石榴放蕊>的格主,瀟灑揮袖天涯尋芳草,或是回到自己唱給自己聽的閣樓裡,小人物抵不過現實的碰撞,總是會有小人物自己的走法。

喜歡「無名」這兩個字,總覺得對眼,我們雙方都惜緣,振作一下,好嗎?


2006.彰化王功.福海宮的廟頂剪黏與無名陶偶
IMG_0246
IMG_0241
IMG_0235
IMG_0234
IMG_0250
IMG_0249
IMG_0256
IMG_0252
IMG_0265
IMG_0258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