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我的消失不足以使任何人悲傷,不能給任何人心裏帶來空白,或者不為任何人所注意,那也是我自身的問題。我委實失去了太多太多的東西,現在我似乎已幾乎不具有再應失去的東西。然而我體內仍有所失之物的一縷殘照如沉渣剩留下來,而且是它使我存活至今。

村上春樹‧《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吃中飯的時候,電視機就在我頭頂,聽到新聞台用天災人禍的語氣播報,今年大考中心統計出來,錄取分數再創新低,大學變得很難考不上,今年只要十一分就有學校念了,總分加權之後共計十八分,明年起大概只要記得領錢去登記,就不怕沒學校可念了。

四座一片譁然,眾人用哀見世風日下的淒涼語氣感慨:"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又是草莓族不能說嘴,又是素質低落、金玉其外","這是麥叔叔曲線的資本社會共業之悲啊"。我靜靜吃飯不敢答腔,想起以前大學聯考的數學科,我曾經考過四分,(比李安高一點),就是落榜的哪一年。很難過不敢讓家人知道分數,成績單捲著握著塞進口袋又拿出來手上,在家門口晃來晃去,覺得世界末日的毀滅性核融合,就在自己的手心裡加溫。

一邊扒飯一邊在想,很想說出來,覺醒吧你們這些哈比人,大學很難考,碩博士很稀少的年代已經走了、掛了、不會回來了,要習慣優越感被稀釋的今日,要適應媒體主導思考的潮流。美麗新世界日夜都在改變,你我有生之年,某些情境很可能只剩下懷念,然後一去不復返。就跟不需要冷氣機的夏夜一樣,永遠不會再現。老是用緬懷過去的眼界,來哀嘆今天正在發生的事情,好比日夜祈禱"油價趕快恢復一公升18元的甜蜜時光"那樣地不切實際。

世界末日還在倒數,數學只考四分的悲哀大叔還在賴活,還在把馬之路上跌跌撞撞。每天要勉力維持碳平衡的愛地球生活,悲哀大叔根本沒興趣,就沒有老婆小孩,還談甚麼下一代的生活環境。地球留著繼續煮溫室看看會不會裂掉好了。悲哀大叔收拾好攝影背包,穿上雨衣,準備騎機車出去淋雨了,這是他證明自己還活著的主要活動之一,以免分神去感傷,懷念昨日,想起死去及離開的人,曾經發生過的事與消失的歲月。

我淋成落湯雞回來了,雨勢滂沱間歇不定,風大到騎機車都很難維持在一直線上。溼透的衣物貼在身上,海風咆哮而過的瞬間,竟然讓人在八月的夏午感到寒冷。洗過澡換上乾爽的衣服,坐在電腦前就覺得倦意襲來,我想我年紀大了,騎車狂飆上百公里的光榮歲月一去不復返。沉沉地睡去。



2004.台中.清水.高美溼地IMG_0351

2007.彰化.二林IMG_1926

2007.彰化.王功IMG_1944

IMG_1946

IMG_1949

IMG_1929

2005.彰化.王功IMG_3437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