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下班,回家囫圇吞了些東西後,背攝影背包騎機車出去,漫無目的亂晃。遊蕩到松柏嶺香火鼎盛的受天宮,才恍然大悟能夠具像地說出,沿途透著有別於往的奇怪感受:人很少。不光是來時穿越鄉間路上的人車變少,連這麼熱鬧的聚落都如此,可見不是我的錯覺而已。

人都到哪兒去了?受天宮前肩摩踵接的商圈街,此刻都空寂稀寥,我放慢機車速度,漫行在街路,聽到兩邊攤商隔街扯著嗓的閒聊:「阿興仔有去嗎?」「有啊!及透早就遊覽車載去啦。」

猛然想到,今天是南北各地藍綠拼場的日子,為了較量彼此陣營的政治肌肉,鄉親們自發,或被動員去凝聚群眾力量了。

我不喜歡講政治相關的話題,這種話題一向只會有雙方臉紅脖子粗的終場結局,很難光靠講,就講得出實質有用的共識。政治是一群人,一個匯總信念的身體力行,有別於用講用辯論的。重點在身體力行的作為,包括了省思跟尊重。我自己的省思,透過學習探索,在年少與青壯階段有著不一樣的政治認同。而我抱持的尊重,則是對於看法相左的旁人,保留起碼的敬意與自我克制。

來貼蓮荷的照片,用諧音表達我支持,且認定,台灣本來,未來,就應該是聯合國成員的想法。不管是返聯,還是入聯,台灣都應該被國際組織(及其成員國)所承認與尊重。

找舊照片的過程,想到自己分不清楚,蓮花跟荷花的區別,上網搜尋,找到這樣的描述:「荷花是學名,蓮花是俗名」。

中華民國是學名,台灣是俗名。

我曾經身著草綠服舉手宣誓,用鮮血捍衛國家,這個承諾我永誌不忘,甚麼名字都一樣。雖然我已經過了一寸山河一寸血的熱血有效期,但關於這塊土地,及故鄉人民的情感,我不會拿一個字就要敷衍過去的。台灣是主權國家,拿飛彈來打也打不碎這個既定事實。中國官方四處打壓剝奪台灣的生存空間,徒然更惹人生厭,兩岸漸行漸遠。

我不會因為,一個人是來自中國而討厭他/她,至少,討厭或不討厭,不是以國籍這麼簡單地就能區分的。一個人不知道甚麼是愛,卻要強索不對稱的愛,才是令人反感致極之處。志玲姐姐不愛我,拿飛彈打,逼她公主和番無濟於事,不愛而且更不愛,越打自己越低級而已。


2003.彰化.員林
DSCN6237

DSCN6301

DSCN6356

2004.彰化.員林
IMG_8816

IMG_8788

IMG_8820

IMG_8848

IMG_9021

IMG_8852

IMG_8935

IMG_8945

IMG_8885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