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的哈士奇
傍晚下班回到家的時候,門口蹲了一隻哈士奇犬,正在向玻璃門內張望。我直覺以為是樓上大嫂他們養的奇奇,被鎖在門外。我拿鑰匙開門的同時,哈士奇即從我腿邊蹭過,昂然走進屋內,我才後知後覺發現認錯了,放隻陌生狗進到屋裡來。

它在屋內聞嗅遊走,看起來沒有佔領慾也不像觀光客,太過安靜也太過隨遇而安,活像回到自己闊別已久的家裡,正在環顧審視離家之後的改變。

覺得這下麻煩大了,它是一隻中大型工作犬,就算拖不過雪橇也還不至於去咬雪橇洩憤,但是,如果我想拖著它走,假設我拖得動的話──它會不會順勢撲上來啃我屁股出氣?到底現在要怎樣把它請出去?到門外大喊,誰家的哈士奇跑到我家來了啊?還是有哪隻電話可以打去報備處理迷路犬的?

它的毛色跟體型都像奇奇,白毛的部分已經有點髒灰,大致還算乾淨,也沒有流浪狗的穢味,健康而且活動力旺盛,頸腹之間還穿套一條X型的寵物套圈,只剩扣環這端,主人手拉的那條繩子沒扣上。是散步的過程中棄暗投明逃走的?還是被遺留在公園,回不了家?

我倒碗水,看它埋頭嘖喳有聲地狂飲起來。喝完趴在我腳邊吐舌哈氣,順勢去摸它的頭,想建立彼此信任的肢體碰觸,但只要摸到頸圈,它就齜牙咧嘴發出低沉的咆哮嗚吼,彷彿在警告一個我別去觸及的過去。

花了很多時間,走來走去吹口哨招手呼喚,輕聲跟它說話,它依然一副趴地為王的威武姿態。耗掉一大段時間後,耐性也用光了,在奴工營幹了一整天粗活兒,回家還不能含飴弄孫休息去,現在是怎樣,一定要去跪鴻海嗎。

先讓它到騎樓下再說吧,那邊清理便溺也比較容易,打定主意鐵了心,做好被啃的心理準備後,手指勾著它的頸圈,試探性地輕輕拽著它,很意外地,這回它竟然溫馴沉默地起身,跟著我的步伐走,我打開玻璃門,它沒有抗拒地讓我帶到門外。心裡放下一顆大石頭,轉身箭步關上門,哈,總算把麻煩關在門外了。

我一邊洗手一邊慶幸,終於有時間讓我放下背包,讓我想想下一步該怎麼做。走出樓梯間浴室,轉頭朝走廊那端的大門望去,玻璃門外騎樓空蕩蕩,哈士奇已經不見蹤影。

總覺得有些共業,不是因為我做了甚麼,而是因為我甚麼都沒做。

【延伸閱讀】:迷路哈士奇的故事,現在有個『沙米版』‧哈士奇的隨想

◎迷路的蝸牛
颱風登陸的深夜,就寢前我把機車從騎樓牽進屋內。搭著握把往前一推,就聽到喀一聲,車子有硬物掉落地上。

蹲下來探看,就是這隻大蝸牛,體型大到接近成人的拳頭,剛剛它大概黏在車體的某個表面。而且如果沒認錯的話,這是第二次見面。

第一次也是在原地,我把它撿到柱子旁的大花盆上放生,一個禮拜前吧?怎麼爬了這麼久,才爬到我的機車上棲息呢。這個把家背在背上,卻註定只能終生流浪的有殼遊民。

這回它攀"岩"墜落大概驚魂未定、嚇到了,用幾近頑強的力量吸附在騎樓磨石子地板上,我左右邊搖邊用力,竟然沒辦法把它"拔"起來。我逐漸加大手勁,腦中也浮現極度噁爛恐怖片裡才有的灑狗血鏡頭:也許就下一秒鐘,啵一聲,手裡會只剩緊緊挾住的空殼,而地上,殘留一團沒穿衣服的遇害蝸牛,或是僅剩半截的那種。

慶幸的是,腹足綱軟體動物的立場畢竟是柔軟的,它放棄了堅持,啵一聲整隻讓我抓起。沉甸甸好大一隻。

還有哪裡可以不受貓狗騷擾,免於被人類輾成蝸牛餅的恐懼?我把它藏在跨騎樓的對角線,遠離馬路那面,或許這樣可以省下它一整個禮拜的旅程,這個角落也擺了幾盆矮木,搞不好它會喜歡這個新環境。

某個方面來講,蝸牛應該算永遠都不會迷路吧,因為一直都在自己家中,回家的方向根本是多餘的。卻也因為一直把家都背在身上,頭一伸出來就算異鄉,走到哪裡都被當過客。我就不認為它會在我家騎樓定居下來,頂多是休眠一個冬季而已吧?

晚安,小傢伙,祝你好運。


2006.台中市
IMG_1035

2006.南投.草屯
IMG_1310

2006.南投.車埕
IMG_1571

2006.南投.草嶺
IMG_1710

IMG_1728

2006.南投.九份二山
IMG_2337

2006.台東市
IMG_2514

IMG_2600

IMG_2637

2006.彰化.和美
IMG_3762

2006.台中.新社
IMG_8773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