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公佈欄
  • Mar 30 Sun 2008 11:32
  • 二月

◎以為很久
我整理二月的照片,才發現原來,春節不過是上個月的事情而已,怎麼感覺已經過了很久,彷彿即將淹沒在眾多難辨輪廓的昨日裡了呢?

在心事重重的時候,我習慣去媽祖宮向媽祖禱告,這間媽祖宮就在我舊家附近,小時候常在廟口玩石獅子嘴裡的石球,三十幾年後物換星移,成了鎖眉鬱心的中年人,夜訪尋求靈魂寄託的向明渡口。

到媽祖宮的路上,會經過金石堂書局。令我驚訝的是,金石堂竟然拉下鐵門,只留數十公分高度的橫隙,燈光熄滅的騎樓銜接比鄰熱鬧商家,走起來宛如正在通過陰暗的迷你隧道,店面玻璃門下方透出些微光線,只看到滿地的紙箱跟隱約人影,該不會倒店收攤了?我一定是太久沒來。

夜間廟內的信徒不多,禱告完以後,坐在牆邊的長板凳上,我想來想去,好像從二月農曆年前到現在,這之間都沒來過媽祖宮。也許作正面的解讀,表示某些鬱結塊壘,自己就能夠克服掉了,不用麻煩神明聽我嘮叨。

這也算「節約公眾資源」嗎?笑了出來。

◎以為很遠
鄉間小徑就跟動物血管一樣歧生繁衍,沒有任兩條路是垂直正交的,所以只要彎過三個岔路,偏移之後再偏移,你就幾乎無法判斷,到底是不是還保持在原本行進的直線上。

我迷路了,竟然在離鎮上不遠的田村之間迷路。

我憑著方向感,朝著「正確」的方向一直騎,騎了很久很遠,快一個小時有吧,才惱火地發現,同一座眼熟的土地廟第三次經過。是陰霾天色的關係,平素倚賴太陽位置辨識方向的習慣,被陰鶩雲層給著了魔。跟鬼打牆一樣地繞圈圈,還以為自己已經走得很遠,卻是騎著機車遊地河、在幽暗荒鄉打轉觀落陰去了。

來到一間陌生大廟,進去上廁所洗把臉,出來抽菸歇會兒,留意到廟埕前停滿車輛,我走進大殿,混在大約三四十名信眾錯落的人群裡。三位冠帽齊備的靈乩分左中右,面對神像設座,在幫排隊的信徒祈福解厄。

左首的靈乩燒了整束香在信徒前身、後背比劃,擲在地上,讓信徒跨過。一旁著黃色道服的助手撿起整束火燃旺盛的香柱,走出大殿。

右邊的靈乩尖起假音,一一交代排隊問神的信眾諸事。

中座的靈乩可能地位最高,服冠與桌案格局明顯迴異。我保持一段距離看了會兒,他的背影與問津信眾的神情。

沿戶外長長台階走進二樓廳殿,差點給陰暗角落盤坐的婦人嚇了一跳,安靜偌大的空間裡,她閉眼發出怪異的喉音,雙手捏著指訣,上身規律晃動。

我約略估算,整座廟從無極王母娘娘的神龕、王爺太子將軍神道的雕塑,加上壁畫仙女圖及門神彩繪,總共應該超過百位神祇,還不涵括LED閃爍燈線盤繞的獅虎狻猊。

忙碌的神界,迷離的人間,徬徨的眾生。

離開大廟的時候,地平線那端的八卦山脈,終於在低垂雲層散開處透出實影。光憑這座山的位置,我就能找到回家的路了。


2008.彰化.鹿港
IMG_4926

IMG_4933

IMG_4936

2008.南投.名間
IMG_4941

2008.南投.虎山
IMG_5027

2008.彰化.鹿港
IMG_5060

IMG_5072

2008.彰化.秀水
IMG_5108

2008.雲林.斗六
IMG_5135

IMG_5236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打狗阿文
  • 真是一次神秘的經驗,
    人生處處充滿意外和驚奇。
  • 那天有點後悔,從頭到尾不敢把相機掏出來....XD
    整間廟人很多但是很安靜,像正在進行神秘儀式的教徒集會,我怕相機拿起來觸犯規矩,露出異教徒的馬腳被轟出去.....

    alhorn 於 2008/03/30 17:42 回覆

  • judie35
  • 斗六那張拍攝的地點?我也很好奇。很好看的建築和裝飾。

    以八卦山為地標,不知怎麼的令人感動莫名。

    迷路的人,很需要地標。熟悉的山影,令人定心。
  • 斗六市郊的「摩爾花園」餐廳,建築裝潢都走西班牙高弟,阿拉伯的摩爾風,只是消費不便宜,(當然是以我的水準而言XD),店家算大方,讓我進去自由亂晃拍照,沒點半樣東西又溜出來....:P

    飲食美味與否不知,但是實地去看真的蠻有Fu,比網路上常見的「安親班兒童樂園式」的那種怪異繽紛建物照片還細膩....看在老闆大方的份上,我也再大方地幫他們打一下廣告....
    http://bbs.gugugoo.com/redirect.php?tid=1155&goto=lastpost


    最近的人生都在迷路....XDXDXD

    alhorn 於 2008/03/30 17:43 回覆

  • bigbird
  • 瓷磚是真的很有西班牙南部的回教風味
    PS 拍亮妹請拍正面 謝謝
  • 聽說,他們的磁磚是從伊比利半島來的進口貨....◎.◎

    PS:每次相機舉起來,大家都作鳥獸散...XD

    alhorn 於 2008/03/31 23:43 回覆

  • 毛主席
  • 不知為啥,這一年來一直跑醫院

    我也要去拜拜!!!!
  • 2003年SARS爆發的前一個月,我媽住院在呼吸道疾病的病房待了一個禮拜,那時候我們兄弟輪流去當看護,要出院的前幾天,我媽下床來走走,說想要拜佛,我去問護士,醫院有沒有附設佛堂,護士用奇怪的眼光望著我,說沒有.

    因為那家醫院是彰化基督教醫院.....XD

    主席請相信我,選擇自己虔誠的宗教,去跟神明禱告,一定有幫助的.

    alhorn 於 2008/03/31 23:44 回覆

  • oldmen
  • 去年底,出版界的寒流,將溫度計凍爆了。
  • 聽來似乎是出版業的寒冬.....XD
    也許是傳統紙類出版頁在昇華之前的考驗吧?
    驚蟄之後,就是春暖花開的季節來臨了.....

    alhorn 於 2008/03/31 23:46 回覆

  • raincat1231
  • BB大大的影像總很有故事性...真棒!
    再看文章,總讓我感動~~~

    沉睡已久的記憶一一被喚醒
    想要略過的感受也無從藏起

    看完圖文征征的發呆半晌~~~
    那個穿海青誦經,小時候總帶我去拜拜的阿媽,已離開10年了~~~
    而牙牙學語的小跟班,轉眼已是中年!!
    唉~~~真想我阿媽!!
  • 感謝雨貓夫人的賞識....:D

    人生就是如此,記憶才會在歲月的蒸餾中更加醇美.
    而離去的人,正如你我也必然離去一般,也必然活在延續新生命的心中.

    alhorn 於 2008/04/01 00:10 回覆

  • angelsmileoo
  • 稟告機車大人,小女子這幾日亦陸續往台北萬華的清水祖師廟,及宜蘭大里天公廟向神明請安,平息近日內心雜念鬱結,有拜有保庇。

    真的好喜歡你寫的這篇,精練文字蘊涵深遠意味。那個醫院不設佛堂的事,只是因為是基督教醫院嗎?沒想過醫院有佛堂這種事,不過應該很需要才對。
  • 對我來講,宗教有點「民俗療法」的意味,的確是消除雜念焦慮的好辦法.....:D

    那天晚上我陪我媽在走廊上漫步走走,看到有間標了十字架的祈禱室,才想說會不會也有設禮佛的地方,不過答案就是沒有.....我記得在媒體上有看過,好像某些大型醫院會安排不同宗教的祈禱室,也是給家屬一些信心上的支撐吧....

    不過要基督教醫院設佛堂可能比較難吧....我剛搜尋了一下,花蓮慈濟醫院除了佛堂之外,就有設立給基督徒的祈禱室.

    alhorn 於 2008/04/01 13:05 回覆

  • 無心豹
  • 首例! 沒有心臟16天男子存活

    比干若活在今世,遇上賣無心菜的阿婆,至少還可以多活16天。

    知道你對這新聞會有興趣,特來分享。阿豹用半顆心也活到--來我算一下,好久好久了!!若剩下的心再被挖出來,還有16天起死回生!哈哈哈哈哈!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401/8/wh83.html

    二月,等回來再回。真不好意思,這幾天跑來跑去,像無頭蒼蠅。對了,我聽說,沒頭的鵝還是雞還是鴨可以活兩年又多久。這是有證據的喔。等我書收到再找出確切Fact。哈,無頭無心,不知道可以活多久? Then again,看看周遭的現代人,無頭無心,照樣活得不逸樂乎!

    還是就此打住,免得我又再沒完沒了還外帶硝酸級的Cynical! (有自己的網誌幹嘛,四處掛搭打肩就好啦。以後改名遊方。嗯,好像不錯。)
  • 真剛好....我剛剛吃晚飯的時候,華視新聞有報.....

    這位先生有當白老鼠的勇氣,當然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要我當白螞蟻我也幹了,只靠葉克膜(這個好像是邵曉玲---胡志強老婆---車禍之後才紅起來的設備吧?),沒有人工心臟的情況下撐16天,或許上帝眷顧他吧.

    我記得之前看過一個數字,有沒有錯我不曉得,說人類的血液每三十秒鐘可以體循環一周,想像一下,一顆紅血球從左心室開跑,經過動脈繞身體一周,跑回右心房,竟然只要三十秒~~~那沒有心臟能夠撐16天,那台體外維生機器肯定很操....XD

    不靠「外援」的話,溫血動物沒頭,恐怕已經在朝著輪迴道上走去了,差別是走的速度而已.我當兵連上有位"殺手"同袍,煞有介事地說,他某次出靶溝勤務,窩在山溝裡很無聊,用刺刀把隨手抓來的倒楣四腳蛇(攀木蜥蜴?)給斬首,說它沒了頭還能橫衝直撞自己鑽進草叢裡......沒辦法,當兵就是這麼冷血,我聽完他說的,難辨是不是吹牛,只是好奇這傢伙怎麼晚上不會作噩夢,那隻四腳蛇怎麼不會跑來找他索命,跟關公一樣喊.....還我頭來!!!!!

    如果從「非實體」的角度來看,沒頭沒心的人,還真不算少數,只是真的沒了頭,沒了心,生命也差不多沒了意義.....(越講怎麼自己耳朵越癢XD)

    alhorn 於 2008/04/01 23:32 回覆

  • ifan
  • 打從小學開始就蠻喜歡到處亂逛,因為方向感還不錯,就算一時迷路總也回的了家。特別喜歡迷路時突然掉入另一個空間的感覺。
    那家摩爾餐廳真是太神奇了,看到那間糖果屋的照片真的很想大叫,好像高第的那間!摩爾拱廊也是很有味道。其實我之前一直幻想可以把中正紀念堂拆了改建一間像高第在巴塞隆納那間教堂的樣子的禮拜堂(不分宗教的)。
    中部那邊的人特愛蓋外國風的餐廳,記得以前台中美術館附近也是一堆(一開始應該是從台中女中後面的紅茶店開始這種風氣)。
  • 我也一向自豪方向感不錯的說,迷路是有,但不會很常發生,小學時我都找我三哥出去探險,因為他年紀跟我最接近....

    好像有次是從員林走到溪湖(?),當時中山高速公路還在興建中的工地,這段路對小學生來講很遠,因為是亂晃亂走,之字形的路線才走到的,工人拿了一片鋼鐵給我,意思好像是說可以拿去賣錢換糖果,結果我跟我三哥,真的輪流抱那塊鋼片走回來,現在想來大約有,一兩公斤重吧?.....回來之後兩人睡到連晚餐都爬不起來.....:P

    有興趣的話,我再找機會多貼一些,還真拍了不少張......以前念國中時,曾經想過要當畫家,後來發現這樣會喝西北風,就想當建築師,跟畫家比較接近.....當然這些夢都沒有達成,不過我對美麗奇特的建築,還是很有興趣欣賞的.

    如果中正紀念堂拆了蓋高弟風的教堂,那可能要蓋很久喔:P
    巴塞隆納那座好像完工還遙遙無期.....
    (話說中正紀念堂剛蓋好的時候,報上拍到的照片我都要細細欣賞,大概也是年少的建築夢在作祟吧)

    台中的泡沫紅茶店? 你問到元老了,我十七八歲混台中的時候,正是此風方興之時,美術館附近的異國餐廳,那些都是後來的事情,話說當年啊老子~~~
    .....(這裡刪除一千行).....

    alhorn 於 2008/04/01 23:51 回覆

  • 鴨蜜瓜
  • 以前我在大間天主教醫院裡上班
    辦公室旁剛好是安寧病房
    每個禮拜都會送走病人
    廁所附近是往生祈禱室
    有特別設置佛教禮堂捏(天主教比基督教在儀式上開放些~比較本土化)
    修女們也會依重症病人需要
    放念佛機或是安排佛教的法師來
  • 耶.....鴨公主好像有說過,在醫院打混,喔,打錯了,打工的經驗....^^B

    果然有人證來指正,還是有西方教會醫院願意包容異教信仰的.
    我覺得醫院還是應該要有佛堂跟禮拜堂,畢竟人在徬徨愁苦的時候,有些熟悉且認同的心理支撐,重要性不亞於醫療行為,尤其是對病患家屬而言.

    alhorn 於 2008/04/01 23:59 回覆

  • 披頭王
  • 彰基和秀傳合作,把餅做大!我最佩服的神醫已經升任彰基副院長!
    台長哥抱小侄子?
    鹿港那家廟餐廳,有點香嗎?在裡面吃飯氣氛詭異!
    台灣烏魚子?還是中國?
    紅衣美眉是三萬雪?最後一張是先看場地?
  • 真的嗎?以我局外人來看,這兩家要合作,恐怕僅限於某些個案吧?兩者的企業文化聽說南轅北轍.....
    在看迷你馬的是我哥跟小兒子沒錯:P
    鹿港那張應該是龍山寺啦,不過也許不久,就會有餐飲業者,動腦筋到「廟」餐廳了,也說不定.
    烏魚子沒有產品標示,阿栽,聽說蠻多漁民是直接跟對岸買魚貨沒錯....漁源枯竭跟成本競爭都是因素....XD
    三萬加侖大概在偷看人家在吃甚麼好料吧.....

    alhorn 於 2008/04/04 00:18 回覆

  • CAPTURE FEELING
  • 一個迷路從鹿港到斗六,
    我想你真的迷很長一段路啊!!
  • 好禮家在....
    我不是貼淡水跟墾丁的照片...:P

    alhorn 於 2008/04/04 13:32 回覆

  • CAPTURE FEELING
  • 今天走進在花壇的一間福安宮,
    省道邊上似乎不少老廟.
  • CF兄下回麻煩先通知一下,花壇就在員林隔壁而已,小弟可以盡地主之誼 :P

    花壇的我想不起來,伸港有座名氣比較響亮的福安宮,當地人好像都稱為大廟,附近還可以看招潮蟹跟風車......

    alhorn 於 2008/04/06 11:46 回覆

  • ifan
  • 以前我和我弟和我表弟三人騎腳踏車從溪湖騎到王功海邊,這也不賴吧?印象最深的是蘆筍田,從沒想過蘆筍的葉子是長那樣的~
    高第的教堂之所以蓋那麼久,據說是經費的問題,因為那是靠募款而不是政府撥款,所以慢一些。要是錢準備好,應該不需要蓋太久。(我那時在那裡看施工的狀況,也覺得頗有兩天打漁三天曬網的傾向。)
    我從小對建築沒什麼特別感覺,倒也不能全怪台灣的都市建築醜陋,因為到了國外也沒有很大興趣。真正引起我對建築的興趣,是看過芝加哥和巴塞隆納的建築之後,突然對所有的建築都很有感覺~
  • 溪湖王功之間現在闢了又寬又直的大馬路,假日遊人還會把漁港塞爆,有次下雨天我躲在堤防上的亭子裡避雨,回頭遠望縣府在漁港旁辦的熱鬧啤酒節擁擠場地,頓時覺得往事如煙,很難把這地方,跟幾十年前的王功印象聯想在一起.

    小時候好像沒去過王功,比較有印象時,已經是春風少年兄的年紀,表弟買了摩托車,(這是當時年輕人的大事:P),深夜找我出來飆車,兩人雙載騎新車到王功,子夜王功感覺寂靜又蕭索,黑暗天地間只有海風的聲音.....蘆筍葉,我剛剛才去請示古狗神它長啥樣子:D

    >頗有兩天打漁三天曬網的傾向
    這個好像有聽過喔.....搞不好前後期原料跟技術,年份差距太遠,新的部份完工,換舊的部份需要維修了,整座教堂永遠都在施工....歷久彌新:D

    >突然對所有的建築都很有感覺~
    這個是得道啊~~~:P

    alhorn 於 2008/04/07 09:11 回覆

  • mfh2007
  • 最後一張....嗯,你都會去一些設計獨特的餐廳喔!
  • 小的最常去的,大多是無人的所在....:P

    alhorn 於 2008/04/08 11: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