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公佈欄
很久很久以前,彰化縣西北隅的邊疆角落,國軍部隊在「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部署、四年蕩寇、五年成功」的口號聲中,開進線西鄉縣西村。由於這裡是敵軍登陸北彰化的合適地點,國防部因應設立簡易海防陣地於此。民國五十年代,於人煙稀寥的農莊漁村之間,屯守了約百名兵員連隊。

韶光荏苒,彰濱海埔新生地不斷向台灣海峽漫延推進,海岸線猶如滄海桑田般地遠遁數公里外,這個據點已經不再具有戰略價值。戰士老矣,遂由退輔會輔導留守老兵,就地規劃蛤蜊養殖場以供謀生,地方人士稱為「蛤蜊兵營」。

「國家會照顧你們的。」
「黨會關心你們的。」
「黨與國家,乃至人民的福祉都是一體的。」

然而,幸福家園依舊遠在黑水溝彼岸,青天白日國旗始終插不上南京城門,老兵們無力繼續賣命勤王,追隨義師消滅萬惡共匪,轉而必須接受建立第二故鄉的命運,在復興基地的反攻跳板上,飄搖卑微地經營自己剩下來的人生。於是許多令人鼻酸的婚姻在此地締結,娶親媒合對象多為寡殘喑啞女子,兵營南區的十一戶裡,有八戶女方為啞巴、聾子、小兒麻痺、智障,甚至多重障礙者。戒嚴時期的保守農村婚嫁篩選規則,將此地無形中演化為收容身心障礙者的社福機構,以及午夜夢迴時彼此擁抱的心靈庇護所。不棄不離,其實才是滄桑亂世裡最珍貴的「兵營資產」。

直到養殖業沒落,彰濱工業區毗鄰興起,稍有經濟能力的住戶都選擇遷離。蛤蜊兵營淪為十戶九空的衰敗鬼域。老兵並非不死,而是在時代變遷中無聲凋零,面貌姓名逐漸被淡忘,與他們那聽著海濤的諸多難眠夜晚一起遠離。

2007年,在鄉民爭取多年終獲產權移轉,及補助預算的一期工程竣工後,蛤蜊兵營蛻變為線西鄉重點發展的觀光景點之一。以下照片是目前施工單位進度未及(或將及)之處,而前段煥然一新的屋舍跟「毋忘在莒」蛤殼碑,實在整得太新了,我在觀景窗裡看著,快門都按不下去。覺得悠悠五十年歲月,磚牆間迴盪的腳步聲及屋裡的嘆息低語,這所有的故事彷彿全被掃除一空。

還是聽我講古就好了。

2008.彰化.線西
IMG_6710

IMG_6715

IMG_6716

IMG_6717

IMG_6718

IMG_6719

IMG_6720

IMG_6721

IMG_6725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VIP豹
  • 嘿嘿嘿,保證沒有內線!!!
  • 威~~~武~~~恭迎VIP豹尊駕蒞臨.....

    來人呀~~~把那個貴賓席的灰塵先撢撢去....:P

    alhorn 於 2008/05/27 21:51 回覆

  • angelsmile
  • 說不出的感覺
  • 光陰的故事,總有許多超越文字、語言、影像能夠乘載的內容。

    alhorn 於 2008/05/28 08:05 回覆

  • raindog73
  • 海防的前線卻是社會陰暗的角落
    物換星移,最反共的已不再反共
    當時堅守的信念一如這些破屋殘瓦
    除之而後快~
  • 五十年前漢賊不兩立的仇恨,時間來解決。
    歷史總是令後人感慨,要是人類能夠,有大智慧早破這五十年的風風雨雨,云云蒼生也不用無語問天了.....

    alhorn 於 2008/05/28 08:06 回覆

  • 毛主席
  • 說真的,跟我剛回來的災區還真有點像
  • 不懂中文的老外來看了這篇,搞不好以為是川震遺墟.....
    那句「國家跟黨會照顧你們的」,也算是最近新聞看多了的小小感觸吧。

    alhorn 於 2008/05/28 08:09 回覆

  • Chihiro
  • 氣氛有點兒凝重,我出去透透氣再回來~
  • 回來記得告訴我,圖片縮到900pix寬度可不可以 .... :D

    alhorn 於 2008/05/28 08:10 回覆

  • 鴨蜜瓜
  • 一整個荒涼廢置
    好奇怪~~直覺晚上這裡很適合好兄弟聚集說@@
  • 好像曾經有幾個年頭,這裡荒涼到連鬼都嫌寂寞,只有毒蟲、不良少年、遠離社會的邊緣人,或者大家樂迷跟廢墟迷,會到這邊來朝聖。

    alhorn 於 2008/05/28 10:08 回覆

  • hyc
  • 好嶄新的五十年歷史遺址喔

    "勿忘在莒"一整個不對
    應該是"勿忘蛤蜊"才對
  • 前段整得更新,木門上的漆跟金屬把手還會閃閃發亮.....XD

    縣政府搞不好要在這裡開餐館,賣蛤蜊風味餐....:D

    alhorn 於 2008/05/28 12:58 回覆

  • ifan
  • 這些照片真是越看越覺得怪,請在地人解說一下囉。
    那個釘在窗戶位置的鐵網應該是當年住戶釘的吧?連這些鐵網都還在,怎麼屋頂全都很一致地不見了?
    感覺不像是被吹走的,感覺是連窗子一起被搬走的。
    而且,這房子雖然簡陋,牆壁中的磚頭看起來還很硬朗,讓人不禁懷疑屋頂是什麼材質才被搬走。顯然不是水泥,應該也不是什麼上等木材,該不會是鐵板吧?
    還是原來真的是瓦片屋頂,只是被施工單位清走了?(樹已經被砍斷一段枝葉,施工單位應該已經有在這一區動手了吧?)看起來真像是房子被剃頭。
  • 我去找在地人.....(衝出去).....

    偶肥來了,報告風扇探長,找不到在地人,姑且先聽一下偽在地人的說詞好了。

    屋瓦可能是施工單位掀光的,因為我在室內沒有看到破瓦碎片,也不像自然坍落的樣子。至於是不是鐵皮或石棉瓦,我猜是瓦片,從前段整好的「新屋」判斷的。第二張照片那間,比較像是屋頂前幾年就坍掉的,因為屋內能長滿植物,表示有日照,而且已經一段時間了。

    鐵網可能是荒廢期間管理單位釘上的,因為看起來不像是適合人類居住的規格。也許當鬼屋的那幾年,玻璃門窗能破的早被人砸光了,乾脆封上鐵網,當成隔離空間,巧合的是,『隔離』跟『蛤蜊』在注音輸入上是同音.....OMG.....

    alhorn 於 2008/05/28 14:48 回覆

  • 小王子
  • 這裡有座
    勿望再舉
    真跡哈哈

    台長和平
    人道大使
    彌平戰火
    陸委海基
    不二人選
  • 太武山上的真跡 :D

    海基陸委都在當大官兒,對人民及兩岸發展的實質評價,可能要由時間來評斷了吧.....

    alhorn 於 2008/05/28 15:08 回覆

  • lutetia
  • 大時代的悲劇
    今昔對照
    不勝唏噓
  • 人間的悲歡離合,時間之河一閃而過的浮光波瀾。

    alhorn 於 2008/05/29 07:59 回覆

  • bigbird
  • 這場景很適合拍A-PEN
  • Ooooo.....鳥哥最近很寂寞喔.....:D

    alhorn 於 2008/05/29 07:59 回覆

  • 回籠豹
  • VIP坐在灰塵滿佈的寶座上看蛤蜊廢墟,聽機車說過往榮虛,實在無言,.......省略說不出來的沉重.......

    第三、四張,我喜歡。窗中有窗,整齊排列,可見當初建築時,多麼錦然有序!
  • 我在現場看房舍的規劃,感覺不像國防用途,比較像居家單位,所以我猜,兵營這個稱呼,應該是地方上的用語,指『老芋仔』住的地方。

    突然想起來,以前當兵時,營上辦過高級軍官團的研習會,來的都是梅花(校級)以上的軍官,狗官們要求,打飯班排列餐具,要先用縫衣線標齊對正,先從長桌這端拉線到那端當做基準線,再擺上餐具,位置要齊齊直直長官才會爽,連水果香蕉都要對齊縫衣線放到定位,香蕉頭規定朝著前方主官台.....軍隊還真是奇怪的地方啊~~~

    PS: VIP寶座的灰塵都擦拭乾淨光可鑑人啊~~~

    alhorn 於 2008/05/29 08:14 回覆

  • 顧影豹
  • 也不知道為甚麼要排列得那麼整齊!殊不知,直直一排,中彈時容易像骨牌效應一樣一砲數倒?!!

    軍隊還真是恐怖的地方啊~~~

    說起把"滯銷退貨"傾銷給老芋仔,讓我想起這週末朋友才塞給我看的一本書,"One Thousand White Women"。故事是根據1854年美國白人軍隊和印地安Northern Cheyenne種族的和平協商帶來的靈感。印地安人是母系社會,Cheyenne的酋長要求美軍送1000位白女人給印地安勇士當新娘,這樣,等他們有了後代,後代自然會同化於白人母親的色系/社會裡。於是,白人和印地安人的種族及文化即可於世代中和平融合。

    自然,白人對這種建議是嗤之以鼻;和平談判沒有下文。

    這本書假設的是,白人表面上同意,私底下送來的是一些精神病患、罪犯、死刑犯和智障者的社會殘渣。(這種事,也只有心機深厚的老白做得出來!!)

    故事後來的發展,我還沒看,抱歉,無從奉告。不過,從故事大要看來,倒像是蠻有趣的虛設前提,值得排班待看。

    我聽到朋友轉述酋長訴求的當時,腦中冒出個挑戰酋長這種天真的想法:一滴血原則,One Drop Rule。根據美國不成文的說法,只要血液裡帶有一滴黑人的血,除非她/他可以聲稱自己有其他如印地安裔、亞裔、華裔、中東裔等其他血緣,那她/他就是黑人。
    http://en.wikipedia.org/wiki/One-drop_rule

    當白人不容易,同理可知,被紅皮膚的一滴血玷汙,也不算白人了。不過,當天朝人民也不容易。我也常嫌我家兒子們被我老公的英國鴨片血液給敗壞了,頭腦不及大中華民族的金頭腦來得靈活。可憐啊!!我這種純種的孔夫子血統就這樣染上了鴉片花的顏色!X的,算兒子們生不脫運!!

    書中的故事是假的,蛤蜊營的故事卻是真實的。很難想像,如此容易地將某區的居民視為劣等同胞,把自認自知不夠好的姐妹送去那裡,把那裏當社福之家。其實,也不用難想像,這種事情,現在也沒少發生。弱勢團體,不論是哪種弱勢,不論在哪個國家哪個時代,總是是被壓迫的一群!

    "PS: VIP寶座的灰塵都擦拭乾淨光可鑑人啊~~~"===>這是要照妖還是要捉妖?!!還沒被逮前,先來個古鏡幽魂顧影自憐!!
  • 大概是要磨人性吧,把『多餘』的人性磨掉,剩下來的方方正正制式化意識,就是軍隊需要的。

    One Thousand White Women 聽起來就是一個容易吸引焦點的主題,等你看完記得跟我講結局。其實不要說1854年的異族通婚了,我看許多電影裡,五六零年代米國黑人還不能跟白人坐同一排,公車要照膚色分座。

    話講完想到一個更可怕的,舊南斯拉夫獨立城邦之間的內戰....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3%A2%E5%A3%AB%E5%B0%BC%E4%BA%9E%E6%88%B0%E7%88%AD

    賽爾維亞把佔領區的波士尼亞男子殺光光,還輪姦婦女意圖改變族裔血統,而這種『種族滅絕』惡行也才1995年的事情,現代人類還是一樣既原始又殘酷啊~~~

    也許再過一千年,地球上各洲居民,都將與目前的血統種族現況有很大差異吧,科技讓地球『縮小』,讓移民快速流動遷移,種族主義基本教義派的人,想一直當小白也不容易。其實我光從舊時代肖像照的先民外貌與體態來看,台灣五十年前的前輩,跟今天路上看到的年輕人,我總覺得已經有段距離了。

    又想到,我二哥剛畢業到崇實高工教書的時候,學校裡還有澎湖來的流亡教師,也經常耳聞這些人的妻子是身心障礙者,比方說精神病患晚上起來大哭大鬧的,然後老先生第二天到校上班,一臉倦容衰相跟同事低聲吐苦水....所以我一看到蛤蜊兵營的這段文字介紹,心裡就知道,這種事的確存在,而且不只發生在一個地方。

    講這些太沈重,不講 One Drop Rule ,還是看酪梨壽司搞笑,日子比較輕鬆.....
    Once you go black, you never go back.
    http://blog.pixnet.net/cwyuni/post/17894984

    >算兒子們生不脫運!!
    五十年後就出運了.....要當米國總統,比歐巴瑪還上相.....:D

    alhorn 於 2008/05/29 16:23 回覆

  • 楊佛頭
  • 如果蛤蜊兵營還有老兵與寡殘喑啞女子夫妻,倒是值得報導的攝影題材

    機車電台台長固守員、彰、中、投繼續發覺好題材,令人耳目一新....
  • 我在網路上有找到,中時記者寫過的報導,文章發表時間大約2006年,可惜是被轉載又轉載貼在論壇一隅,原始連結已經不見了。

    楊公一提,我才想到,南投好像有段時間沒去走走了....XD

    alhorn 於 2008/05/29 16:28 回覆

  • 小涂
  • 也很像紅毛港!!
  • 對啦~~~紅毛港 .....
    再過一陣子,這兩個地方都會『煥然一新』,新到讓人想不起來它們有過去。

    alhorn 於 2008/05/29 16:32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