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公佈欄
  • Jun 04 Wed 2008 18:22
  • 四月

◎真是仆街
我老祖跟鄭成功「有點過節」,兩人如果狹路相逢,約莫就是廣東粗話「仆街」才能形容的那種局面,揪鬍子互毆,你死我活不善罷休。

全天下大廟小壇,清真寺或教堂,只要肯對我敞開大門的,我都願心懷敬意,持禮參拜,唯獨鄭成功廟,我是盡量迴避,山門之外腳底抹油視為大吉。沒辦法,先人有交代辛酸過往,後輩即使不想算帳也不願買帳,總還是得顧著點老祖的立場。

◎老師的立場
老師真的不是那麼好幹的。至少不是任何人-如我-都能幹的,假設有這種小鬼跟我頂嘴對罵趕羚羊,氣沖牛斗佛祖昇天之關鍵時刻,可能我會抓這痞蛋的頭去掄牆吧。

簡單地說,這學生是皮癢欠扁的獨立思考實踐者,這老師是失去立場的EQ劣等生。可惜這種各打五十大板的鄉愿觀點,無助於校園刻正面臨的結構性偏移:我們正在告別尊師重道的年代,邁向教育市場化的價值觀。

我總覺得,舊社會對老師要求得太神聖了,得有教無類,還要春風化雨、誨人不倦。近年社會適得其反,對老師卻又要求得太功利太淺短了,能夠『討好學生』或者『教出好成績』,兩者擇一足矣,至於無力討好學生,又教不出好成績的老師,無分適不適任、爛到甚麼程度,僅記千萬別給手機拍到身敗名裂,明哲保身無功無過,好師自為之,混到退休也許還能領座「作育英才」的資深褒揚獎牌。

我回憶自己的求學生涯,所懷念與感恩的老師,通常都是願意默默付出、願意為學生著想的老師。與教學好壞或學生緣沒有絕對關聯。而這種老師,在現代校園恐怕生存不易。想到這點就覺得,真糟糕,這世界變化快,學生想遇上好老師,這種一生只有一次的機緣,竟然越來越渺茫。

◎一期一會的感謝
那時候我就提醒自己,貼四月照片,別忘了貼這張。也沒什麼,單純對這位陌生女士表達謝意而已。

2008.彰化.溪洲
IMG_6388

幾乎一整個四月,我都過得相當黯淡。必須經常跟自己內心陰暗面奮戰的人都明白,越黯淡就越不能做啥更蠢的事,(以免讓現況更糟糕),越低蕩就越渴望光明的指引,(即便螢火燭光,對當事人而言往往是苦海燈塔)。

四月的某個週日下午,外星怪叔叔心若死灰站在田邊水道旁,正在思索關於掙脫人皮逃回火星的避難事宜。一轉身就遇上這位大娘,來到土地廟燒香拜拜。

大娘很和善地跟外星怪叔叔聊了起來,可能有留意到,外星怪叔叔眼眶紅紅,行止怪異又背著相機,狀似不軌正在進行滲透地球的陰謀。於是大娘曉以大義,講了一些『暮春三月,江南草長』的勸降話語,簡單的三言兩語,隨著風飄過堤防散向濁水溪遠方,無法再轉述。但外星怪叔叔當即感受到地球人的善意。

臨別之際,大娘好心地跟外星怪叔叔指引,說沿著堤防走,可以到戰車公園,附近還有一座百年古廟,都是攝影的好地方。

以下就跟大娘無甚瓜葛了,純粹是外星怪叔叔自己的問題。
找到了那座廟,才發現,那是鄭成功廟啊咧~~~XD

真是人衰去仆街。

2008.南投市.縣史館
IMG_6125

IMG_6140

2008.南投.名間
IMG_6182

IMG_6196

2008.彰化市.南瑤宮
IMG_6262

2008.彰化.王功
IMG_6348

2008.彰化.北斗
IMG_6362

2008.彰化.社頭
IMG_6379

2008.彰化.溪洲
IMG_6384

IMG_6385

2008.彰化.田中
IMG_6423

2008.彰化.花壇
IMG_6321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焦糖
  • 外星叔叔拍的好,大娘好心會有善報....焦糖也是!嘻嘻
  • 說老師,老師就來了....:P
    (焦糖JJ真是太有愛心了)

    alhorn 於 2008/06/04 22:34 回覆

  • 小涂
  • 喜歡那棵"有求必應"的大樹.
    第二張,是什麼鳥?沒看過,台長知道名字嗎?
  • 我查過,猜想可能是 黑冠麻鷺
    難道會是棕夜鷺嗎?運氣應該沒那麼好吧:D (稀有迷鳥)
    http://www.lancam.com.tw/v/netcam/album67/025-027/

    我就是跟在它背後,繞著南投縣史館逛大街的 :P

    alhorn 於 2008/06/04 22:35 回覆

  • 小王子
  • 仆街路!呵呵…港味十足!
    2008.彰化.王功那是電梯橋?
    田中兩兄弟應該雙胞胎?!
  • 大概我港片也看太多了吧 :P

    赤壁有大喬小喬,王功景觀橋也有大橋小橋,這座是我比較喜歡的小橋,沒有電梯,但是造型還不錯,而且無障礙空間規劃合宜。
    http://www.flickr.com/photos/roamover/sets/72157594169577412/

    橋上是遊覽車載來的遊客,遠遠聽到導遊擴音器在說,大概是宏碁某部門的員工旅遊吧,眾人對橋下的水筆仔跟潮間帶生物好像很有興趣。

    我也覺得那對是雙胞胎,五官身材很像 : )

    alhorn 於 2008/06/05 00:09 回覆

  • ifan
  • 有一個表姊夫是你同鄉,也是因為他我才知鹿港是你們的大本營,不過他倒是沒跟我說不能去鄭成功廟。
    話說回來,你們的先祖是打贏的那一方,為什麼不能去人家家裡要虎揚威一番?難不成那是陰廟會對你們不利?
    對啦,可以看看加州之王King of California,看邁克道格拉斯賣醜,在電影裡的行事作風頗有外星人風範。
  • 鹿港C一半啦.....:P

    好啦,我承認『大吉』那是有點說笑,有看過這兩族不通婚互相仇視的說法,但這是『外界』的傳聞而已,我從沒聽過看過本宗長老有明示過這些,大概沒人會把幾百年前的舊帳拿來真算吧。

    是我自己『不願意』進去廟裡,因為我老祖被鄭成功電到慘兮兮,家破人亡苦撐待變,仇恨煎熬數十載,就為了出這口氣而活,覺得他很可憐,給他『嘆口氣』而已,別當真。

    話說這個道格拉斯家族,雖然這片我還沒看,但是從小看他老子寇克道格拉斯演戲,看到小子麥克道格拉斯接棒,如今小子都從花花公子混到阿公年紀了,真是歲月不饒人啊~~~

    alhorn 於 2008/06/05 08:32 回覆

  • hyc
  • 田中田裡的兩小孩真可愛
    他們在幹麻?一臉靦腆無辜樣...
  • 好像是下田探險,順便把老爸的拖鞋也偷著走....:P

    alhorn 於 2008/06/06 10:06 回覆

  • 毛主席
  • 中學唸的是私立中學,真的是完完全全的打罵教育,在朝會時站在全校都看的到的走廊脫褲子打屁股,是家常便飯

    國三的導師,在全校學生中是最兇狠的老師,班上的同學每天都會被打的浠哩花拉。但是,她人真的很好,她會看個人的狀態,然後特別的「照顧」!!
    真的是很「照顧」,像我,當時身高不到150,體重差不多四十,她竟然去買了進口的維他命,每天逼我吃
    離開國中時代二十年了,班上同學的名字,我真的沒有一個記得住,但是,這個老師的名字,我真的一直記在心裡
  • 主席那位恩師的確讓人難忘。

    我國中的老師裡,只有少數幾位不會打人。導師打得尤其兇,分數比上次退步就打,少一分挨一下,99分也要打,班上第一名都被k到哇哇叫,最後一名最慘,打到『受刑人』站都站不住,那時候是用長藤條打屁股,行刑當天下課回家,單車都只能用牽的,因為屁股又腫又痛,騎不上去 XD

    還有一位老師,習慣拿藤條打學生手心,她總會一邊打一邊吼:『我也不想打你,我自己手也很痛,現在打你,以後你就會感謝我.....』學生要算準藤條的落點,手心自己迎上去,因為這老師打人沒準頭,瘋狂輪起藤條來,被打到頭臉的算倒楣.....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一直都沒有感謝她的想法,總覺得這些老師都是為了逼出好成績在打人,為了消散怒火在體罰學生。

    alhorn 於 2008/06/06 10:09 回覆

  • Chihiro
  • 求學路上,好的(教學認真;關懷體貼...),爛的(毒舌派,色狼型,流氓樣的,etc.)老師我都遇上了,而且我也都記得他們. 算一算之前的人生,跟老師相處的時間比跟家人在一起的多很多,如果我有雙重人格的話,跟老師一定脫不了關係...嘻嘻 :p

    外星怪叔叔是不是想回到無憂無慮的童年歲月啊? 可是小孩也是有煩惱的呦,比如說:要怎樣才能說服馬麻買更多的玩具,怎麼樣手裡才會有永遠吃不完的糖果零嘴...
  • 我國小有個老師,年紀一把,退休後倒會捲款刮了一堆錢跑路,後來某次聽女同學說,這老師是個色胚,下課後都會找小女生去毛手毛腳,真是無言,一樣米養百種師。

    而我高中的音樂老師,上課大都無為而治,反而我很感謝她,因為明星高中的音樂課都是附屬地位,英數理化才是顯學正道,而在她的課堂上我才有放鬆心靈的感覺。某次班長去跟她商量,說可不可以讓我們溫書自習,因為要準備xx考(忘了啥名目),我記得她有點為難,後來答應了,讓我們看書,她坐在角落自己彈鋼琴,光線透過窗戶暈映著那角落,輕柔琴音實在讓我快掉淚,覺得這一刻彷彿是人間最祥和的時光....

    不過這種『好』老師沒辦法讓頑石點頭,我到現在五線譜還是看不懂....XD
    (所以我才會說,我感謝的老師,不見得『教得出好成績』:D)

    我童年的快樂時光非常短,只剩下一些細碎不連貫的印象,想想還是長大了比較好,至少比較自由。

    alhorn 於 2008/06/06 10:35 回覆

  • BG
  • >我記得她有點為難,後來答應了,讓我們看書,她坐在角落自己彈鋼琴,光線透過窗戶暈映著那角落,輕柔琴音實在讓我快掉淚,覺得這一刻彷彿是人間最祥和的時光....

    好感人的情景,真像是地球時間與外太空時間突然交會的時刻,真的會讓人久記不忘!

    我國中有個美術老師, 從前不知怎樣我發現她也很喜歡古典音樂, 畫室裡有維也納少年合唱團的錄音帶。

    我帶了我家的錄音機,去買了錄音線,到她畫室對錄那些錄音帶。當時我好像也覺得蠻感動的,原來人世間有跟我年紀差這麼多但是有一些共同興趣與擁有物啊....

    期中我們交了一張水墨画。我的美術老師很認真地在把作品還回同學手上之前,都做講評與建議。後來出現一張水墨画,老師說:希望這位同學要多看樹,樹葉....,因為從來沒有人畫出這種連要怎樣改善進步,我都無法建議的畫。

    嗯....我私下想:還好我們有一些"私交",不然我應該可以永遠不用再在美術課畫圖浪費畫具與偶個倫有限的少年維特般的苦澀時間哇~~~
  • 好像有個年代,維也納木十字架少年合唱團在台灣捲起一陣旋風,我也不確定是一次還是多次,不過好像我十來歲的時候頗有印象,因為當時我大概國小高年級或是國中,還有如下印象:盯著來台公演海報心裡充滿幻想與期待,盤算著要怎樣說服我媽,帶我去台中聽他們的演唱會。

    不過現實沒那麼美好,我想不起來有看過他們表演的記憶,大概是票價不便宜,或是其它搞不清楚的原因,總之應該是沒發生過這事。的確有記憶的是,西班牙孤兒馬戲團在台中體育館表演,我媽真的帶我去了,因為她有拿到免費入場券 ..... :P

    我一直都很喜歡上美術課,也大概是太托大了,老師講課都不肯細心聽,心想反正隨便畫畫就能得高分,前半生靠著點小小天賦的自負,現在是後半生的遺憾,我總在想,如果生活無慮,比方說中了樂透,我要想辦法回去校園好好學畫,打好基礎功,不為名利不為別人,單純不想糟蹋上帝的恩賜而已。

    alhorn 於 2008/06/07 00:50 回覆

  • Chihiro
  • >我童年的快樂時光非常短,只剩下一些細碎不連貫的印象,想想還是長大了比較好,至少比較自由。

    oops~ 我猜錯了..."施老師以前教的沒學好", 我以後會認真點~ :P

    我想像中學藝術的人應該如你描述那樣的天仙音樂老師,溫柔婉約,飄逸灑脫,沒半點人間味兒的...可是我的高中音樂和美術老師完全毀滅我對藝術家的幻想...ho..說到那個音樂老師...除了一定要乖乖上課開口唱之外,唱不好全班被罰站著唱是家常便飯的事,那時候最怕的是考試,每個人規定唱兩首,一首五線譜視唱;一首當學期教的其中一條新歌,考試前她會檢查全班同學的課本
    看有沒有人作弊(就是寫1234在豆芽上),然後按照號碼到前面唱,唱太小聲她會用吼的要你重唱,只要有超過一兩個音唱錯,她會大力拍鍵盤兼吼叫提醒你,如果你繼續唱錯就準備補考或被當吧! 記得我們班有一位後來考上台大醫科的資優生也被她整的哇哇大哭,因為她看不懂五線譜,即使音背對了卻不準,老師狠狠的給了58分,要她補考...很難想像普通音樂課也要補考,也有可能被當吧?

    有一次上美術課,老師在台上教國畫,我在台下跟旁邊同學說話,說沒幾句,一支毛筆,咻~~飛了過來,還好毛筆落在畫紙上,不是在臉上...

    令我印像深刻的老師實在太多了,有機會且記得的話,再來寫一篇回應你~
  • 我家有一陣子,除了老爸與我之外,全部的人都在當老師,後來我開始工作以後,第一次遇到勞動節,傻傻去上班,奇怪奴工營怎麼都沒人,因為不知道自己是勞工這天可以放假,而家人都要上班的啊....XD

    不過如果我當老師,肯定也是毀人不倦的那種....^^B

    我國中有個音樂老師,五十來歲一副邋遢樣,襯衫皺巴巴又扣經常扣錯孔,反正就是你在路上遇到了,完全跟音樂老師聯想不在一起的那種。他教課一直很隨興散漫,我們也都不太搭理他,直到某次,這位老師心血來潮,課堂上隨手用爛爛風琴彈《高山青》獨奏,全班鴉雀無聲,簡直是我當年所聽過最動聽悠揚的演奏,真人不露相,從此對他極為尊敬 :D

    嘿嘿嘿,我國小還有代表全校參加省級合唱比賽,當然是混在裡面濫竽充數的。

    毛筆飛過來,你應該學古代俠女張口咬著暗器,露點身手真本事回敬老師。當然是很帥地橫著咬住,不是吞劍的那種啦~~~

    奇異果有空一定要寫,何時交作業無所謂,反正我會主動去抽查.....:P

    alhorn 於 2008/06/08 11:41 回覆

  • 小王子
  • 哇…大家的回應
    令我汗顏
    所以還是祝福台長
    龍舟節快樂
  • 哈哈~~~王兄說到哪裡去....
    肉粽節 再發 愉快 啦.....:P

    alhorn 於 2008/06/07 22:44 回覆

  • angelsmile
  • 機車台長,端午節快樂!
    我好喜歡每月精選照片。
    又,下次思忖逃回火星前
    是否可先約好酣暢一番?
    (這絕不是地球人的詭計)
  • 天使金鑽級老台友,端午節快樂!
    好感動,地球人竟然對外星怪物如此溫暖....也許有幸得緣小酌即可,外星怪物現在喝超過兩杯地球紅酒,就差不多躺平啦....:P

    alhorn 於 2008/06/08 11:35 回覆

  • 打狗阿文
  • 莫不成貴祖上是康熙大帝駕前靖海侯?
  • 阿文兄神算,所言正是。
    (聽說靖海侯是世襲爵位,怎麼我都沒分到半毛錢 :P )

    alhorn 於 2008/06/08 13:32 回覆

  • 打狗阿文
  • 嘩!
    原來台長大人竟是靖海侯與施公之後!
    失敬失敬!
    尊駕可以和愛新覺羅溥聰一同向孫先生抗議,
    當初若不是孫先生推翻清朝,
    尊駕現在說不還是個鐵帽子王爺呢!
  • 族繁難載,人丁興旺,輪到我這一代,鐵帽子已經換成機車安全帽了,而且不分嫡庶,男女皆有,公平又符合時代需求.....:P

    alhorn 於 2008/06/08 23:54 回覆

  • A同事
  • 台長的文讓我想起了令人懷念的鋼琴老師....
    以前的鋼琴老師把我當音樂班學生教,
    學到後來都是掉著眼淚回家的,
    偏偏我學琴又是自己哭著要學的,
    媽媽很希望我不要再花錢@@
    現在,上家教的收入是月薪的一半..
    所以會特別想念那個打我最狠的老師 :D
  • 耶~~~你不就是音樂班的學生嗎?
    還好我當年沒哭著要我媽買小提琴,不然後來不了了之,大概得撞牆以謝家人。

    天啊~~~教鋼琴這麼好賺,我來當你經紀人好了,你副業改正職全心下海撈錢,我幫你算....:D

    老師打得狠,也要棒頭底下有高徒,不然打到出人命也枉然。

    alhorn 於 2008/06/10 14: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