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時候,我實在蠻怨嘆...為什麼自己...沒有在很小的時候,
就得了急性傷風,或是蝦米禽流感,可以早日歸天安息.
感覺好像,走過漫長一段窮山惡水,才證實桃花源根本不存在.




有的時候,我會慶幸,人生還有很多美麗,
有很多陽光金燦,值得去付出,還有犧牲.
這大概也是所剩不多的理由,
我之所以還在踉蹌前行的主因吧?

不只是台灣,在古今人類社會的底層裂縫,存在很多令人不安的卑微.
不管是讓人鼻酸的窮困家庭,或是苟延殘喘,殘破卻又堅毅的生命,
外人很難理解,這樣的人生,活著實在太辛苦了.
他們為什麼還在堅持,像螻蟻一樣地挑戰艱辛呢?

我想...應該是愛吧?

愛惜自己的生命,愛護子女/手足的未來,愛憐伴侶的撫慰....
會讓你有更大的動力,犧牲一己的感受.
總會有個理由,讓你做下決定,付出所有....甚至無關付出對象.
台灣之子連加恩,在均溫四十度的,名字都唸不出來的非洲國家,
當史懷哲佈施的新聞報導,看過的人應該很難忘記的.

我改行當牧師了嗎? 開始宣揚點燈大愛了嗎?
既沒那個慧根,也不想傳道,只是在講些自己的感觸.
每次看到社會版報導的,賺人熱淚的故事,
感動流淚之餘,總會困惑,這樣的人生是怎麼活下去的?
換作是我...應該早八百年就掛了吧?

報上說,韓國三星集團總裁千金,在憂鬱與絕望中放棄生命.
報上還說,苦情小姐妹花,騎車賣口香糖到深夜,為弱母擔家計.
不同類型的痛苦,壓擠著她們的生命,
讓她們,在眾神背離的荒原裡迷途,偏離了康莊大道.
也許她們能找到指引方向的信心羅盤,繼續忍受跋涉之苦,
也許她熬不過寒夜.向另一個世界尋求靈魂的安寧.

千年來,自殺者蒙受污名化的罪惡,羅馬帝國時代的歐洲,
自殺者不能安葬在墓園,被迫埋骨在十字路口之下,
承受絡繹往來車駒的輾壓,成了對背棄一切往生者的人間詛咒.
佛道教的永世不得輪迴,也是不遑多讓的譴責.

以上這些我都不信.我只相信,自殺者最大的原罪,
就是加諸於生者的震撼,還有終生難以釋懷的悔慟.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會有哪麼一隻手掌,也許是白髮蒼蒼的父母,
也許是稚嫩的孩童,也許是夫妻愛侶兄弟姐妹朋友,
甚至是陌生人的手,會讓你熱淚盈眶,緊緊握住,
誓言你一定要 堅持到最後一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horn 的頭像
alhorn

BB機車電台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