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的"南極物語"是日本影史上賣座破紀錄的優秀作品,(票房紀錄一直維持了近二十年),Vangelis的漂渺電音配樂到現在還是令人難忘.

"涵碧樓"是景觀絕俗的土匪山寨,一個晚上夜渡資要扒你一萬二現洋.開工之初在台14號線沿路廣立樓高看板,以蔣介石激昂演說巨型照片,配上"我將再起"四個霸氣撼山的大字而名噪一時.

而我呢? 是個乾瘦的老頭,小時候是醜小鴨,長大後變唐老鴨,春江水暖鴨先知,古有明訓當然錯不了,所以天寒日暖,感受特別深刻,隆冬朔風一吹,冷到手腳發抖臉發青.大概是身上沒幾兩油可榨,脂肪都算稀有元素了吧?

公司的伺服器主機房,藏在廠區不起眼的舊樓層建築裡,當然空調是設在四季如冬的條件,這些年也讓我練出一身本領,台灣這邊一千多個同事,算我五行六合內力深厚,少數能運氣在這間寒斃樓裡勤練寒冰掌的.楊過有寒冰石床砥礪體內真氣,成就了大俠不凡生平的根基,我一天到晚跟這些冷冰冰的電腦作伴,煉到視茫茫髮蒼蒼,走起路來也逐漸有仙風道骨架式.這把老骨頭瞅著實在也不知何時就要掛起來....

<<老殘遊記>>裡的劉鶚,對著雪月交輝的夜景,傷感落淚,結果淚水凍成了冰條,原來是"明月照積雪,北風勁且哀"....(第十二回 寒風凍塞黃河水 暖氣催成白雪辭 )....老殘對著雪月交輝的景致,想起謝靈運的詩,「明月照積雪,北風勁且哀」兩句。若非經歷北方苦寒景象,那裡知道「北風勁且哀」的個「哀」字下的好呢?這時月光照的滿地的亮,抬起頭來,天上的星一個也看不見,只有北邊,北斗七星開陽搖光,像幾個淡白點子一樣,還看得清楚。那北斗正斜倚在紫微垣的西邊上面,杓在上,魁在下。心裡想道:「歲月如流,眼見斗杓又將東指了,人又要添一歲了。一年一年的這樣瞎混下去,如何是個了局呢?」....

劉先生筆名老殘,大概也有"老骨頭何時掛點在於天"的喟然隱喻吧? 寒斃樓裡面,也有個後生在感時傷歲: "我居然在這寒斃樓上,練功煉掉了這麼多年...一年一年瞎混下去,如何是個了局呢? "

PS:
本來根據"寒極物語"補完計畫,是依著心情要寫<<能不能不要上班>>篇,但是只寫了一些就接不下去,發現寒天起床上班,實在只是"一日之悸在於晨"而已,接下來朝八晚五在寒斃樓的職場冷暖,才是該記上一筆的.

唱片封面圖片引自www.avmagazine.com
不看可惜:<>
考古題:<<老殘遊記>>全文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