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待會兒就要拿到Nikon D200了,阿花的D70晚景堪憐,去年在帛琉泡過太平洋之後,整個病入膏肓,送修回來不久,測光系統又精神分裂陷入錯亂,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阿花必須靠目測跟試誤的方式決定曝光值。撐到最近,內置閃光燈與世長辭,阿花在領到股票紅利之後,銀子英雄錢好漢,終於一吐怨氣硬起來,預訂了一台D200。

於是敗家團中午集結,團長帶隊,阿花是主將,我當吆喝開道的馬前卒,三人先打個尖兒飽足後再上路,到台中相機店去拿阿花魂牽夢縈的D200。

燒鴨快餐店裡,團長低聲附耳:「民進黨那邊每個遊行的人發多少錢,你知道嗎?」

「發多少錢?」

團長很神秘地伸指在飯桌上畫了個數字。「兩百元?」「兩千元啦!」

我聽了很不以為然,第一是執政黨本來就不該呼應對立,第二是,有這種好康的竟然沒有通知我,兩千元都夠讓我去買一條,覬覦已久的離機閃燈同步線了。於是打破砂鍋問到底:「這是聽誰說的?」

團長面露禪機,施主自悟的表情,微笑開釋天機:「朋友的朋友,深綠那邊的」

我一聽又是「據氏一族」,(據氏一族譜表:據透露,據表示,據了解),吃在嘴裡的香腸油雞飯就開始走味,瞎拼的興奮心情化為烏有,色偏媒體及政客黨派這陣子以來,挑動神經鼓舞民眾劃分彼此,創意凌駕善意,激情撕裂民主,就常讓我這種,吃飯習慣配新聞的人咬到筷子,現在連真假未知的耳語,也滴水穿石,鑽進單純的敗家團裡來了。

「這種事情我就是看不慣」,馬前卒開始皮癢:「兩千元可能是收買走路工的爛帳,也可能是講成五仟,一萬元的陣營抹黑伎倆」

「一定是收買動員啦!阿扁就是爛,人民叫他下台還不下台」

「反對倒扁的人,不見得全都挺扁,要倒扁連署或是取暖大會都無可厚非,民主就是不同的意見裡找共識,遵從多數尊重彼此,倒扁開『平行政府』惡例以後,傳媒行銷直接取代選罷法好了。總統犯了法,該面對的還不只是下台而已,把貪腐刑之於法才能阻止貪腐,問題是雙方街頭圍地叫陣,自恃正義代表法庭,代表全體人民,強求別人接受自己的沖天怨氣,兩派互峙持續升溫對立,種種衝突摩擦實在讓我無法苟同」

「現在的司法判決,誰能夠相信還有正義存在?」

「司法是你我共同生活的最大公約數,不相信司法就只能相信私刑,大夥糾眾比人頭比拳頭,落單的被拖去宰,這種生活你要嗎?」

一桌才三個人,就已經看法分歧,吃到食不知味了。從此沿路大家有一搭沒一搭地扯淡,試圖把話題轉到王建民,D200,還有前幾天才發表的 Apple 全新 iPodMicrosoft Zune,這些曾經維繫彼此的內聚力上。

在店裡阿花拿起D200,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裝上自己的心愛鏡頭,很認真專注地測試各項功能,我能理解他的謹慎與興奮,因為一樣都是辛勞打拼的小老百姓,省吃儉用攢錢只為了換得此刻掌握的目標,咒怨難解的過激心靈,將難以體會這種深耕秋獲,簡單至極的幸福喜悅。

當然我是第N+1次懊惱自己的阿呆愚蠢,竟然讓對立與分化,像瘟疫一樣蔓延進來這,本來就該是信任與認同的屬地。從觀景窗望過去,我很羨慕他的快樂心境,也很替他感到高興。我再也不要讓,劍拔弩張碎裂你我的「二分法」染劑,滲透進來四周的人與人之間,我不要再因為「看不慣」就亂開砲,不讓那些對峙的吶喊,刺痛了身邊看法不同的人,這些本就該互相信任與尊重的朋友與家人。

回家的路上,阿花很開心,一直笑不停,我猜他大概會抱著D200睡覺吧?也許半夜醒過來,還會摸摸在不在身邊....我自己亂想,也都開心地笑了起來。


2006.台中
IMG_2172
我誰都不挺,只挺老戰友 Canon。
DCS_4644
有的時候,連昔日袍澤 Nikon 也一起挺。
IMG_0282


機車主播碎碎念:
日系攝影器材裡,各個不同品牌的使用者,也經常在網路討論區較勁,吵到臉紅脖子粗。我自己早年是從Nikon底片機開始接觸,十幾年來都是厚著臉皮跟親友借相機,拍照也不認真,往往一捲底片春節裝上去,拍到中秋還沒拍完。後來數位時代降臨,也買了一台「高級傻瓜」數位相機,理所當然選的還是Nikon,開始胡拍狂拍,一兩年後總算「任督二脈有氣在通」,也體會出,低階器材對於創意的框限,跟我哥長借的底片機身剛好在這時候,自動對焦系統掛點。

心裡掙扎躊躇了一段時間,終於下定決心跟過去說再見,放棄Nikon改用Canon,把我哥的F-601擺進防潮箱深處,自己買的Nikon鏡頭全部出清,購進第一台數位單眼EOS-10D。在那段浮沉漂移的機車歲月裡,我把生命中的熱量,全部投注在攝影方面,也才真正摸索到一些攝影基本功。

現在的心態總覺得,不同陣營裡的擁護者,實在犯不著在爭執中大動肝火,各擁其主互踢痛處。認清自己真正需要的,懂得欣賞不同品牌的優點,尊重異同才是論器材的基本條件。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