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公佈欄
老李,是我的朋友,等待,對他來講已經是一種生活習慣,而且是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的。他來自一個瀕臨破碎的家庭,家庭的成員,像刺蝟一樣為了溫暖而互相依偎,迫近的距離卻也刺痛了彼此的心。

很多夫妻開始吵架,都是為了雙方個性上的差異,現實生活的磨難,只算是引爆的炸藥而已,真正撕裂婚姻的最後詛咒,往往離不開積怨與心結。老李的父母,從他小時候的小吵,到他年事稍長之後的大吵,終於演變成冰封的婚姻關係,維繫這個家庭薄弱結構的,只剩下「讓子女長大成人」的最後共識。

老李從小就很愛看電影,跟印度電影工業蓬勃發展的主因相同,因為可以讓觀眾暫時逃避對現實的不滿。他小時候的三家電視台,總在週六日播放好萊塢的陳年舊片墊檔,所以老李的成長記憶,有著眾多分鏡集成的電影畫面映像,還有跟背景音效一樣,始終間歇綿延存在的是,父母爭吵不休的心碎刻痕裂音。

大部分的成人,都以為小孩子不懂事,事實卻可能剛好相反,大部分的小孩都比大人想像中的還懂事,比方說老李就很清楚,眼前爭吵不休的爸媽,正在為了家庭收支,為了彼此個性落差,為了種種積怨心結,在傷害與憤怒的助燃之下,灰滅了愛情,婚姻,家庭之間的無瑕鍵結。老李在等著長大,好讓這些無能為力的痛楚成為過往雲煙,他將會有一個美好的遠景,在前方地平線的那端。

老李念高中的時候,交了第一個女友,他堅信自己會善待愛情,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婚姻,如上一代的宿命般枯萎。他相信有朝一日,自己會擁有一個和樂融洽的家庭,他決不會讓自己的小孩,在疏離,恐懼,自卑與寂寞中長大。

年輕人要體驗到,想法跟現實之間有什麼樣的差別,總是得付出千瘡百孔的代價,在年少熾熱的狂戀之心。

老李所期待的遠方,始終沒有因為人生跋涉而變近。之後的悠悠歲月裡,老李還是當過幾次唐吉柯德,還是傻傻地去挑戰過幾次,大風車震撼教育,丟盔棄甲慘敗之餘,總算知道了自己的極限,也終於對自己的過去,以及現在的人生,逐漸有了不同過往的詮釋方式。

老李原諒了他的父親,一個長期失業鬱悶的虛位家長,打小孩只是他維繫父權威望的無奈手段,老李開始同情自己的爸爸,雖然他們父子緣淺,關係依然冰冷。

老李三十幾歲的時候,看了電影<麥迪遜之橋>,心中如釋重負,因為他是站在「同情父母外遇」這邊的,老李不像他哥哥那樣憤怒崩潰痛苦難抑,老李選擇遺忘,子女不該去譴責或是臧否上一代的恩怨,子女也不該拿上一代的陰影,來映射自己逃避的心鎖,如果自己父母的婚外情確有其事,他還該為這位「勇敢而安靜地跨出心靈牢籠的長輩」感到欣慰才對。

後來的幾年,他慢慢地更加暸解,明白自己的心底深處,始終不曾相信過婚姻/愛情/家庭,「幸福家庭」的遠景,只是社會價值觀加諸個體的期望,對他而言,已經花了很久,走了很遠的路,地平線還依然在遙遠的距離之外,只因為他強迫自己,去相信一件自己根本不認為存在的信念。相信天與地,會在無盡遠處相逢的信念。

老李擺出無所謂的表情,聳聳肩說:「管它的,反正多活一天,就多賺一天,地平線還是地平線,不關我的事」

老李現在四十幾歲了,前陣子看了一本書,<越界20000哩>,興沖沖跑來跟我描繪他的清秋大夢,他覺得或許,哪一天,他會騎著機車,背包裝著慣用的相機跟鏡頭,「就給它直直衝向地平線」,他興奮地告訴我,反正這麼多的遠方,他都從來沒去過,以前總是會害怕,怕失去現有的安定,總是會覺得,等看看明天會不會更好,現在他感覺到太多的滄桑,心老了,不想等了,反倒是,繞一圈從另一端的地平線回來之後...

他說:「現在所擔心的事情,到那時候再來擔心」

我說:「可是這樣你就一無所有,回到原點,太冒險了吧?」

他一反常態,爽朗地笑了起來:「也許是人生的轉捩點...也許根本回不來,還白操心那些作啥...」

老李還說,其實他已經想很久了,早就想把現在這個「糊口差事」辭掉,然後,積蓄拿來買台夠耐操的越野機車,剩下的錢應該還夠他去繞地球一圈,反正省著點兒花,騎到哪裡,拍照到哪裡,熱情燃燒到哪裡,就跟他習慣了的機車歲月公式一樣,差別只在,他拋開了既有的一切,不管好壞無關對錯,用現存的能量,揚塵舉步跨到遙望的地平線之外。

如果耗過了大半輩子,一直都沒辦法等到 NeverLand,已經飛不動的小飛俠老李,最後只想要騎上機車,直直給它衝過地平線。

我好希望,他能夠如願。



2006.彰化.員林鎮郊
DCS_4613
2006.台中.高美溼地
DCS_4723


香草般的天空:
雖然我不是紀實攝影的基本教義派信徒,但是大部分的照片都還是維持寫真,可能是攝影者的自由心證吧?如果適度的後製會有較佳美感的話,個人並不排斥做後製的少量修飾,以上兩張照片的色調,都跟實際光源有差距,經過軟體的分色修訂後,我比較喜歡後製過的這個版本,因此必須說明的是,當初在拍攝現場,肉眼看見的色光並不是相片上的這樣,如此超現實的夢幻色彩,只有在我的心裡見過。

是部令人難忘的電影,終場時出現香草般瑰麗色階的天空,宛如該片悲劇性主題的洗滌與救贖,印象一直都很深刻,可能這是主因,讓我興起改變照片色調的想法。
<越界20000哩:Longway Round>
私底下愛耍寶的伊旺麥奎格,無意中發現,只要在白令海峽搭船或飛機渡海到阿拉斯加,他就可以從倫敦,一路騎著機車橫跨歐亞,直達紐約,給它整個北半球幾乎騎一圈

這位小我幾歲的「絕地大師」真的花了四個月的時間,完成了「機車大師」的任務,讓我想了又想,到底是要在老人院的輪椅上懊惱當初沒下定決心?還是要現在就「頭殼壞去」給它直直衝向地平線?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Arkun
  • 請問那兩位凌波微步的人兒究竟是站在什麼東西上面?
  • alhorn
  • 老鄉,<br />
    高美溼地就是淺水長灘,整片連天水域都非常淺,我曾經試過一直朝著夕陽<br />
    走,結果走到四下都看不到人,天快黑了趕快回頭,都還沒真正碰到夠深的<br />
    海水,我估計照片左邊遠方,還沒安上葉片的風車塔架,到那個距離可能都<br />
    還在淺水區,海水淺到可以溜狗.而且是史努比那種小型狗.<br />
  • 悄悄話
  • BT
  • 老李,趕快去買機車吧!你已經40好幾, 生命在等待中消失.
  • alhorn
  • BT大A,<br />
    BMW 1150R, 聽說台幣準備六十萬就可以買到了,找回的零錢加些油應該還<br />
    夠騎回家...:P<br />
    <br />
    只是在各個國家之間的進出口,國際駕照/護照,後勤補給等等,可能還是<br />
    「絕地大師」他們比較沒問題,台灣人想要環遊世界,騎單車遇到的問題比<br />
    騎機車的少,機車騎士還真是弱勢群族...=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