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就是為了回家。

不然就叫作「無家可歸」,或是「居無定所」,而這兩者都是可悲的。流浪、漂泊這種事,用想的會比較浪漫,它們是出了門不再回頭,已經不算旅行了。

《新天堂樂園》/NUOVO CIENEMA PARADISO 裡的失明放映師(艾費多),緊握年輕人(多多)的手,說不管如何,永遠不要回頭,不要回來。多多一走三十年,直到雷雨夜接過來電,獲悉老放映師過世的噩耗,才打破約定,首度回到家鄉。

這部電影裏,令全球影迷癡淚笑嘆的終極魔法盒,我竟然看過就給忘了,一直到前幾年重看,結局時才頓然拍腿喚起回憶,多多帶回艾費多生前囑咐轉交的盒子,裡面裝滿昔年剪下的電影膠捲片段,終場就在放映室裡的多多,又笑又哭又沉思地,將殘片歲月接回今日的人生。

多多的旅程長達三十年,一般人的旅行不需要,也不容許那麼久。人們只要把異鄉記憶的紋理,帶回到原來的人生就夠了。也許沉悶依舊的枯燥現實生活,仍然一成不變與單調落寞,但憑著旅行的啟發,旅行的回憶,就能夠點燃新的想法,或至少是,期待下次旅行的渴望。

我是個蠢人,出了家門就算異鄉,作繭自縛,身陷自己挖就的窠臼長達十幾年,從來沒跨出過台灣海岸線。(修正一下,澎湖綠島小琉球與和平島不算的話)。海洋之外的疆界,是視線墜落的極限,也是隱隱嚮往的國度。也別問我為甚麼,那是我封閉自己,心頭上一把經年鏽斑的鎖。

這家異國風情餐廳的照片我整理好了,剛剛在選圖的時候,心頭那把鎖,油封乾涸的簧片與鎖栓,碰撞出一些細碎的聲音。聲音在叮嚀我,會有那麼一天,我將痛快甩掉這只賴以維生,卻又讓我窒息的破飯碗,把不愉快的回憶與心鎖一起砸碎,心無畏慮底狂奔追上遠行的風。

再見了!差不多死光了的青春大夢。沒有這些我依然呼吸與思考,而剩下來的人生,我想交給僅存所剩不多的自我。想要到地平線那端,彩虹的盡頭,未曾到過的地方。也許我有幸找到魔法盒,結束旅行再回來收拾殘局。也許異鄉將成為故鄉。

但,什麼時候?什麼方向?
我迷惘了起來。


2008.雲林.斗六.摩爾花園餐廳
IMG_5144

IMG_5148

IMG_5153

IMG_5188

IMG_5206

IMG_5211

IMG_5219

IMG_5229

IMG_5233

IMG_5238

IMG_5258

IMG_5173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