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仆街
我老祖跟鄭成功「有點過節」,兩人如果狹路相逢,約莫就是廣東粗話「仆街」才能形容的那種局面,揪鬍子互毆,你死我活不善罷休。

全天下大廟小壇,清真寺或教堂,只要肯對我敞開大門的,我都願心懷敬意,持禮參拜,唯獨鄭成功廟,我是盡量迴避,山門之外腳底抹油視為大吉。沒辦法,先人有交代辛酸過往,後輩即使不想算帳也不願買帳,總還是得顧著點老祖的立場。

◎老師的立場
老師真的不是那麼好幹的。至少不是任何人-如我-都能幹的,假設有這種小鬼跟我頂嘴對罵趕羚羊,氣沖牛斗佛祖昇天之關鍵時刻,可能我會抓這痞蛋的頭去掄牆吧。

簡單地說,這學生是皮癢欠扁的獨立思考實踐者,這老師是失去立場的EQ劣等生。可惜這種各打五十大板的鄉愿觀點,無助於校園刻正面臨的結構性偏移:我們正在告別尊師重道的年代,邁向教育市場化的價值觀。

我總覺得,舊社會對老師要求得太神聖了,得有教無類,還要春風化雨、誨人不倦。近年社會適得其反,對老師卻又要求得太功利太淺短了,能夠『討好學生』或者『教出好成績』,兩者擇一足矣,至於無力討好學生,又教不出好成績的老師,無分適不適任、爛到甚麼程度,僅記千萬別給手機拍到身敗名裂,明哲保身無功無過,好師自為之,混到退休也許還能領座「作育英才」的資深褒揚獎牌。

我回憶自己的求學生涯,所懷念與感恩的老師,通常都是願意默默付出、願意為學生著想的老師。與教學好壞或學生緣沒有絕對關聯。而這種老師,在現代校園恐怕生存不易。想到這點就覺得,真糟糕,這世界變化快,學生想遇上好老師,這種一生只有一次的機緣,竟然越來越渺茫。

◎一期一會的感謝
那時候我就提醒自己,貼四月照片,別忘了貼這張。也沒什麼,單純對這位陌生女士表達謝意而已。

2008.彰化.溪洲
IMG_6388

幾乎一整個四月,我都過得相當黯淡。必須經常跟自己內心陰暗面奮戰的人都明白,越黯淡就越不能做啥更蠢的事,(以免讓現況更糟糕),越低蕩就越渴望光明的指引,(即便螢火燭光,對當事人而言往往是苦海燈塔)。

四月的某個週日下午,外星怪叔叔心若死灰站在田邊水道旁,正在思索關於掙脫人皮逃回火星的避難事宜。一轉身就遇上這位大娘,來到土地廟燒香拜拜。

大娘很和善地跟外星怪叔叔聊了起來,可能有留意到,外星怪叔叔眼眶紅紅,行止怪異又背著相機,狀似不軌正在進行滲透地球的陰謀。於是大娘曉以大義,講了一些『暮春三月,江南草長』的勸降話語,簡單的三言兩語,隨著風飄過堤防散向濁水溪遠方,無法再轉述。但外星怪叔叔當即感受到地球人的善意。

臨別之際,大娘好心地跟外星怪叔叔指引,說沿著堤防走,可以到戰車公園,附近還有一座百年古廟,都是攝影的好地方。

以下就跟大娘無甚瓜葛了,純粹是外星怪叔叔自己的問題。
找到了那座廟,才發現,那是鄭成功廟啊咧~~~XD

真是人衰去仆街。

2008.南投市.縣史館
IMG_6125

IMG_6140

2008.南投.名間
IMG_6182

IMG_6196

2008.彰化市.南瑤宮
IMG_6262

2008.彰化.王功
IMG_6348

2008.彰化.北斗
IMG_6362

2008.彰化.社頭
IMG_6379

2008.彰化.溪洲
IMG_6384

IMG_6385

2008.彰化.田中
IMG_6423

2008.彰化.花壇
IMG_6321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