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空閒的時間,都在整理『本台萬一掛點前預計要貼的遺作』(:D),挖出了一大堆花花草草的舊照。熊熊往事浮上心頭,那些是,只有兩顆鏡頭形影相弔的孤單日子。

當時,已經覬覦很久很久,我總算敗下一台數位單眼機身,Canon EOS-10D,是託往來熟識廠商跟台中彩虹(Canon台灣代理商)訂購的,花了很大決心才買下去,因為所費不貲,剩餘預算只夠配一顆 EF 50mm/f1.8 ,Canon 最便宜的『塑膠水管』。所以那是我第一顆,也是當時手邊唯一的一顆EF鏡。(總不能只買單眼機身在家裡大眼瞪小眼吧XD)

如此懵懂度日,翫歲愒時一段時間之後,慾念逐漸在心底燃燒,飢渴持續在耳際蠱惑,想再弄別的焦段來拓展視野,問題是鄉下地方,僅有的幾間相材行,讓我既摸不到想買的鏡頭(老闆說要訂貨才有),價格也讓我心碎(老闆開價是都會區、網路報價再加上好幾成)。

我是個膽小又臉皮薄的沒用傢伙,擔心自己鄉巴佬進城,大老遠跑去台北漢博或是台中某些「名店」被坑,讓那些滿口專業術語又唬人不倦的店家痛宰,被剝完皮還買到一肚子氣的無良器材,畢竟網路上許多貼文「我就這樣被XX黑店坑了」的殷鑑實多,實可怖,看到給嚇成沒膽,所以那陣子自尋苦惱許久,蹉跎光陰無用無能跨出第二步。

我想我終於是憋到受不了了,某夜『鼓足勇氣』,(人是好漢、錢是膽),跑去鎮上的某家相材店,說老闆請幫我訂一隻微距鏡,「你賣多貴我都買」這句當然沒講,不過印象中,是比網路攝影同好間流傳的報價,還貴很多沒錯。

買的是 EF 100mm/f2.8 USM Macro,之後的一段時間裡,我劈里啪啦,拍了數量多到,讓自己都頭昏眼花的花草微距照片,假日出門拍照都只有裝這支鏡頭,一機一鏡出門拍照,從有太陽撐到沒太陽才回家,50mm只是隨身助威用的,代表『我袋子裡還有另一顆鏡頭可以隨時換上』。

到底我這麼認真拍這麼多照片幹嘛?又不能當飯吃,還花錢花時間找罪受,被蚊子叮到滿頭苞,還被不友善的花圃主人噴涼水逐客。實質的意義我說不上來,只是當時的某種願念而已吧?

飛吧!卑微的心願,在夢想墜落跌碎於現實深淵之前,請緊緊牽住我的手,一齊飛到天際彩虹橫亙的盡頭吧!



2003.彰化.田尾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