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做惡夢,嚇醒過來。夢境非常逼真,關於家人過世的可怕怪夢。每次只要夢到,依然健在的親人死亡,醒來後都會有罪惡感,害怕這種事情被觸及,更害怕夢境成真。儘量設法快快忘記,把它淡化解釋成,潛意識深層恐懼的偶發逆襲。

嚇醒後的暗夜裡,躺在床上翻來翻去無法入眠,許多雜事在腦海裡翻攪,迴梭如夢般地想到兩位友人。

◎拿相機的女人
我在普渡祭典上遇到她,正拿著相機蹲在長排供桌邊拍照,高興地打招呼,我們在很輕鬆的氣氛下閒聊,彼此繼續就著現場喜歡的構圖各自取景。我隨口不經意地問到,怎麼這麼巧會在這裡相遇,這裡是我的「管區」耶。

她說,是回程繞路買便當才經過的,稍早載爸爸去廟裡普渡拜拜,因為她媽媽往生的原故。所擺的祭品剛去收回來。

我先是愣住暫頓,喔一聲點點頭,原來她媽媽很早就過世了。不曉得該接什麼話,朋友不忍提及的隱私,我的習慣就是別問。

一直到這夜我被嚇醒,頭腦才清楚地想到,她媽媽的過世,絕對不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只是壓抑在不願讓眾人知曉的沉默之中。而我完全想不起,近來,什麼時候可能/曾經看過,來自於她,一絲ㄧ縷埋藏不及的悲鳴。

沒有。也或許有,而被旁人錯誤解讀,並不明白嘆息與淚水真正流去的方向。我們只看到一個女人的身影,在時而大步或有蹣跚的人生行旅中,堅強地跨步前行。

◎想回家的女人
她坐在咖啡桌的另一邊,眼神裡彷彿除了舟車勞頓的倦意,還有諸多我難以辨識的心事。

我們聊著彼此暫別之後的各自生活,我難掩興奮的心情快速地聒噪說話,卻逐漸留意到,她停滯安靜的時間越來越長。

她說,下次再回來,可能就得跟妹妹們一起睡了,家裡把她的房間整理出來,準備讓給弟弟當新房。這次回台北租處,得順道帶些小件雜物上去。

我聽了黯然無言,店裡柔和燈光下的桌面空間,只剩下兩個人的沉默。

她說,最近常夢到阿嬤過世那陣子的事,就前幾天而已,又夢到,與紅著眼眶的媽媽,一起合力擦拭病床上已然冰冷的阿嬤身軀。

「那時候阿嬤的下身,有些許污穢與異味....」話斷了,眼淚無聲地流下來。

我心裡很慌很痛。過一會兒,她拭去眼淚恢復平靜,說:「我想回家了。」

我騎機車載她到她家門口,目送她的身影從視線裡消失。回來的路上,一直在安全帽裡面哭。我知道她在台北一定過得很孤獨抑鬱,她只是選擇用沉默,來代替無用的傾述。

多年後的這個夜晚,我被自己的噩夢嚇醒,在蒼惶整理情緒的過程,像做夢一樣地喚起往事。她向我默默揮手道別之後轉身,瘦弱又堅強的背影,走進失去自己房間的家,這一幕像無聲電影般地在腦中反覆浮現。

2007.南投.羅娜部落
IMG_1870

2006.台東.太麻里
IMG_2493

2006.台東.綠島
IMG_2777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