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流急凍的前一天,我又跑到堤防上路路蛇,這個季節裡應該是飛沙走石,機車騎士都要被颳倒犁田的彰濱工業區,很難得地只有徐徐微風。午后陽光晒在身上很舒服,暖意讓我只想躺下來悠然入夢。

慢著,在晴空之下閉眼,是一種奢糜浪費的墮落行為。

遙遠到讓視線都會隨重力彎曲的遠方,在天際線的那一邊,埋藏著令人興奮的神秘未來。水手,帆船,白鷗,燈塔,浪漫的元素正在集結,在心海距離之外等待首航。

未來,還沒有來,會真的很遠嗎?

「我現在做的事情叫做等待,醒來之前的過程叫做忍耐」(*)

想著想著,我終於靜靜地,沉沉地在日光堤防上睡去。

2006.彰濱
f179de108f1911d17e9034a7f7fdaecb

(*)這兩句話的原創在這裡<<失去地平線之前|我們等待>>
這篇標題並沒有寫錯,當時我的心情真的是如此。就跟白頭之後再回憶幼稚園時期上台講「我長大後的願望」一樣,即使心裡跟心外,落在不同的象限,但路上走累了,疲憊到容許這種誤差存在。
其實,這是一封幸福遺書,只是有效期限到日落之前就過期作廢了,抄自實境節目每週播一次的虛擬劇本。我坐在方圓五公里內人煙絕跡的堤防上,開始發呆胡思亂想,假設真的有人,因為感慨世界太過美好,跟自己相容程度太低,Reboot耗盡耐性之餘,終於鼓起勇氣跟親友摯愛道別的心境。
當夜幕終於嚥下最後一口晚霞之後,我把陳年台詞拿出來大聲朗誦一次,「你已經掛了,現在是第N+1世輪迴,一切從頭開始了,把臉上溼溼的東西擦掉,路上買個便當回家去吧。」
喔,忘了,我根本沒上過幼稚園。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