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人蜂
蜜蜂結束採花粉的任務,回到蜂箱,人類在入口處設計了一道閘門,密布圓形小孔,每個孔徑剛好讓通過的蜜蜂必須縮頭收腿才能通過,腿上黏附的花粉團即被孔緣刮下來,落入下方木質抽屜裏的塑膠槽中。

蜂農提只鐵桶,沿著每個蜂箱,取出抽屜,拿刮匙將花粉,用刮的、用敲的,匯集倒進鐵桶裏。

整個流程簡直就像一場荒謬劇,來回無歇的蜂群,永遠留不住勞動的成果。跟搞笑卡通裏面,在漏水的船中舀水止沉的丑角一樣,丑角滑稽的動作為了博君一燦,船也只能在不斷舀水與進水之間維持不沉。蜜蜂在「養人」這個前提設限下,收穫在入口閘門被刮落,身無長物地回到巢中。

我不敢去想像,疲憊的蜂爸,從奴工營下班,兩手空空回到家中,面對嗷嗷待哺的蜂兒蜂妻,如何去解釋薪餉袋遺失在半路的尷尬、懊惱與衝擊。那個太苦情啦,房貸會錢生活費奶粉錢補習費,周轉不靈,陷入絕境,可是會導致舉巢燒炭的蜂社會悲劇啊!

IMG_4345


童話書裏翫歲愒時的蟋蟀,嘲笑辛勞勤儉的螞蟻,那麼辛苦幹甚麼,來來來,及時行樂、荒淫無度才是順天之道。快樂的蟋蟀,在那年寒冬裏飢寒交迫,掛了。童話書闔上之後,螞蟻又繼續過了幾年辛勞勤儉的苦日子,也掛了。

於是,這種無厘頭的過度幻想似乎是不需要的,因為我也是荒謬劇裏的主角,人間就是那道圓孔閘門。一定有某種層級高於人類的統御者,從食物鍊的制高點設下這道規則,讓凡人無意識漂蕩蕩地來到世上,然後再無意識漂蕩蕩地離開。

◎養蜂人

「這些花粉是要拿來當儲備飼料,在採不到花粉的時節,給蜜蜂吃的。」

我真是白癡。

「不過人也可以吃啦,只是有種味道,不見得每個人都喜歡。你要不要吃看看?」 養蜂人說:「你看,黃色顆粒是油麻菜花的,紅色是咸豐草的。」

我不敢吃。怕被人贓俱獲,當場破案給蜂群圍剿───『弟兄們上啊!就是這傢伙吞了咱的花粉!』

IMG_4355

「平常我都是擺在樹下,讓蜂仔採龍眼蜜,現在天氣比較涼,蜂箱才能擺在日頭照得到的地方,太熱蜜蜂會擋不住。你可以早上八九點過來,那時蜂仔出動採蜜的規模最大,最壯觀。」

養蜂人收工了,我跟他一起走上田邊路,他把工具放上車後斗,我回過頭望著花田裏序列有秩的蜂箱,黃綠大地在夕陽光線下,看起來非常柔和舒適。蜜蜂應該也會覺得,這樣的日子很幸福,很滿足吧?


2007.彰化.福興
IMG_4352

IMG_4348


IMG_4363

IMG_4344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