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魯賓森先生:

這一年,您過得好嗎?
之前寫給您的信,我都有存檔,不知道這習慣算好,還是不好,剛剛翻找到,去年此時寫的《 靜謐角落》,看完以後,彷彿我又安靜地多活了一年。畢竟我的記憶力沒那麼好,大多只記得最近發生過的事,而遠一點的記憶,需要靠某種觸發,也許是書信札記,也許音樂或氣味,也許是網誌所存放的這堆蠢文,來喚醒某些已經淡忘,而且應該淡忘的心緒。

在我住的島上,大約是去年的夏天吧,我才知曉有種電視選秀歌唱節目,正在深入我們這裡的常民文化。而我是幾乎不看電視,連一集這種節目都沒看過的時代遺民,如今也都不自禁地哼起「我身騎白馬啊~~~」,您知道嗎?這樣的曲調,在古久的童年記憶中,只會出現在阿嬸紅著眼眶收看的哭調歌仔戲裡,出現在送殯出山的悲戚與厘趣顛錯行列裡。

在那個遙遠的從前,夏午大雨將至的田路水溝旁,村童興奮地追著摺妥放流的紙船,快樂地奔跑,同行狗兒感受到歡愉的氣氛也追隨吠叫,天地間飄浮著陣雨落下前的味道。

而我身騎白馬,晃蕩多年,無覺地走過這麼多個關口,路程遠到聽不見身後滂沱雨珠墜落水田的聲音,如今,耳際傳來昔年鄙夷的音律,出神久久仿若隔世。

這樣弔詭的改變,該是來自某種無形的撫慰,電音歌仔戲與流行音樂的重整組合之後,填補了對逝去回憶的渴求,填補了眾多島民的空洞之心,彷彿身騎白馬落拓人生關隘的相隨。在勇氣到來,起腳踹翻現實生活的爛攤子,大步邁進之前,人們靠著這些共鳴的頻率彼此依偎。我不知道,該如何跟您解釋漫長歲月以來的諸多滄桑,但我相信,您被荒島禁錮多年的心靈,能夠瞭解我在胡言亂語些甚麼。

一年過去了,我還是很想逃向荒島,遠離這裡讓我鬱悶的工作與人生,與您方向相反的心願。此刻雖然還有很多話想說,但或許您我命運轉折的時點未到,千言萬語都讓它隨風而去,只求天神垂憐,賜與勇氣,讓我們都能堅忍走過剩下的關卡。

祝您一切都平安,希望明年,我能夠再寫信給您。

BB機車電台台長、主播兼工友 敬上


2007.台南.新化
IMG_0925

2007.彰化.王功
IMG_1947

2008.彰化市.三塊厝
IMG_4267

2007.雲林.二崙
IMG_4277

2008.彰化市.竹圍
IMG_5498

2008.彰化.埤頭
IMG_5543

2008.彰化.社頭
IMG_5894

2006.彰化.芬園
IMG_9849

2008.南投.名間
IMG_6190




白馬加映場:特別的日子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所以除了找來戲班開唱,還要貼,特別需要勇氣才敢貼的照片。

1993.台北.淡水
DSCN1397

DSCN1420

2006.彰化.和美
IMG_0945

2008.台中.豐原
IMG_2076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