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隨便亂按快門,事後又不滿意的照片,我是不貼的,但是心情一爽管他的。因為今天發現,老鄉阿棒坐禪結束,運功震飛了閉關石,金光閃閃、瑞氣千條,哇哈哈哈從後山洞口跳出來了。

我也來貼慎思樓的照片,2006年夏天,路過母校晃進去逛時亂拍的。
IMG_1201

慎思樓是高三學生的上課樓舍,我一直覺得「高山」「慎思」兩者有某種程度的聯想,意思就是,你一但換到這裡來上課,就要皮繃緊一點,想遠一點,晚上一點以後再考慮睡覺,(如果你的室友還在焚膏繼晷的話,那你們就結伴繼續苦K拼命吧),還有,跟聯考無關的雜書離遠一點。當年我只做到三點,最後那一點陽奉陰違。不慎思的後果就是滾落高山,名落孫山鼻青眼腫之餘,擦乾眼淚到學校對面的高四班補習街報到。

奇怪,這件舊日引為奇恥大辱的年少憾事,如今講來,好像在轉述別人的故事一樣淡然。

IMG_1202
這個是當年我們掛拖把的欄杆,高三16班就在二樓邊角。教室在二樓的好處是,如果你真的念書念到日子了無生趣,把自己最痛恨的科目,考砸了的模擬考試卷,摺成紙飛機射向遠方,它能夠比一樓丟的飛得更遠,乘載飄向遠方的思緒更久一點。當然要記得去撿回來,教官會抓的。這也是我不羨慕三樓同學的原因,那裏太高了,紙飛機會繞過圖書館,飛進教官室當場破案。除非你記得把班級姓名撕下來,或是把名字用立可白改成,老是考第一名又很顧人怨的那個討厭鬼。



IMG_1204
這是從操場望向慎思樓的視野,升旗降旗全校的目光所在。除了冷氣機之外,窗櫺磚色都依稀是1980年代的模樣。某些特別的時候,朝會結束,訓導主任會下令某個年級留下來,只許導師跟風紀股長回到教室,進行安全檢查。意思就是要搜看看你的書包裡,有沒有扁鑽,香菸跟黃色書刊。從操場上就可以看到窗內人影動靜,牽扯著外頭這邊的心思。然後全部搜完才能帶隊進教室,比較常聽到的類似是這樣,留在操場隊伍裡有人搥胸頓足哀嗥:「慘了我的時報周刊,彭雪芬封面的那本毀了!」

氣氛比較肅殺的一次,是聽到後排阿東臉色鐵青,喃喃自語說:「我完了,我書包裡有本黨外雜誌。」

啊,那是一個,時報周刊跟黨外雜誌,同屬敗德不良,動亂禍源的年代呀。



IMG_1206
這是慎思樓側面的另一個方向,舊時活動範圍裡的陌生領域,但桌椅還是同樣款式,磨石子地板也依舊。雨棚及右側紅樓是新的,對我而言。

別問我為什麼會有張粉紅色的桌子,也許是某個春風少年兄的傑作,誰曉得,那個年紀的年輕人,想法作法很難去了解的。我就沒辦法解釋,為什麼往昔的學生褲,一定要去訂做成喇叭褲、空巴褲、AB褲的樣子才叫做「ㄆㄚ」。短袖上衣制服得學李察基爾在【美國舞男】裡,袖口捲兩圈上來的穿法,才叫做跩。


IMG_1174
貼一張翻拍來的照片,原作者是一中老師,但我忘了他的大名,真抱歉,也請原諒我實在避不開玻璃面反光,還有昔時校長湯公孝斌只剩下半張臉。

有沒有看到右首學生的褲子比較白?大盤帽比較翹?因為褲子是訂做的,帽子是"上海源利"品牌,皮革帽沿跟後腦上方多了一塊鐵片。鐵片可以撐得帽尾更翹,摺起來更像一艘雄糾糾的無敵戰艦,航行在年輕而憧憬未來的心海。


還有,我在阿棒那邊留言,提及王文河老師是我高二國文老師,回家後想了很久,發現應該是記錯了。王老師是我高一的老師,因為我想起了一件往事。王老師在莊敬樓的走廊叫我出去講話,在全班自習課的時候。他勸勉我好自為之,往文學筆耕之路勤作。莊敬樓只有高一學生上課,印象中是高一即將結束,高二得面臨理工文醫各組志願分班編排。

那件糗事重提一下,該學期全班作文成績的最高跟最低分,紀錄保持人都是我,可能這也是王老師單獨把我叫出去講話的主因,期勉一個年輕孩子,在顯學潮流的衝擊下能夠把握志向質性,往琢玉成器的挑戰邁進。

當時因為很多龐雜的理由,我沒有聽進老師的建議,現在也因為很多龐雜的理由,我不敢跟阿棒要老師的聯絡住址電話。我是個容易感傷、濫情念舊的人,回頭去面對某些讓我思潮洶湧的世事塵緣,會讓我淚擁如河難以自持。

老師桃李天下、集英聚賢,對我這種情誼短暫,面目模糊的不成材學生難復記憶,只要讓我知道,老師健康快樂,活在自信的人生步履中,吾願足矣。

啊!我這白癡,怎麼寫到掉眼淚了?該高興的不是嗎....


2006.台中市.育才街IMG_1193

    全站熱搜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